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杠上邪肆王爷-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参薹ㄈ盟鹚阑厣模 
  玉簪坠地,断成两半,那些破碎的玉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的耀眼。
  女子蓦地激动了起来,上前一步,再次紧紧的拽住大夫的衣摆,身子微微颤抖,不知是因为恐惧还是愤怒,“谁说他死了?!他没有死!没有!”
  “疯子,你这个疯子!”大夫一把推开她,向后退了好几步,“他已经没有了气息,不是死人是什么?”
  女子一个踉跄,跌倒在地,散开的青丝下,一双眼变得迷离,全身止不住的颤抖,很是可怜。




☆、又见碧桃7

  看热闹的人依旧很多,没有人上前帮忙,只是同周围的人碎语着。
  宁墨却觉得这位黄衣姑娘实在是眼熟的紧,上来一把将她拉起来。
  女子在宁墨的拉扯下,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宁墨,她的双眼很是迷离,头发乱蓬蓬的,一张脸更是苍白的毫无血色可言,可是这张脸却是宁墨熟悉的。
  女子看到到宁墨亦很是激动,“璇玑!”
  是的,眼前这位潦倒不堪的姑娘就是宁墨初初穿越到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人,碧桃。
  “碧桃?”宁墨简直有些不敢相信,那个可爱天真的女孩子会以这样的一副姿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你怎么会在这里,这是怎么一回事?”
  “呜呜”一看到宁墨,碧桃所有的情绪再也抑制不住,所有委屈都迸发出来,抱住宁墨开始大哭,“呜呜,这位大夫不肯医治我的相公,他说的相公死了,可是我相信,相公没有死!”
  没想到,时隔一年,碧桃竟然嫁人了。
  一见大家都是熟人,西陵易之立马上前,将宁墨和碧桃护在身后,示意崔浩从包裹里拿了好些银两,伸手递给大夫,谁知那位大夫竟连连摆手,硬是不肯收下银两,“你就是给我再多银两我也救不活他啊,你还是把钱给这位姑娘,劝她早些葬了她相公吧。”
  这位大夫脸上的为难表情似乎不像是在说谎。
  宁墨实在有些为难,又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来安慰碧桃。
  碧桃闻言却是很激动,甚至带了些斯歇底里,大吼着:“葬什么葬?!你这庸医,我说了,我家相公没有死!!!没有死!!!!你听不懂吗?!!!”
  这怒吼声里,声声带了心碎。
  大夫很是为难的看向宁墨等人:“你们和这位夫人是旧时吧?那就好好劝劝他的,就算她的相公没有死,以我的医术实在是救不回她,她这样一直闹的话,我很困扰,也没办法做生意了。”
  宁墨了解的点头,继而对碧桃道:“碧桃,你相公在哪里,带我去看看,兴许我有办法可以救你相公,你先不要哭了。”




☆、又见碧桃8

  “呜呜,璇玑,你相信我,我家相公真的没有死,呜呜,没有死,他只是睡着了,那天明明还好好的,他还和我说了话呢他怎么可能会死呢?”
  碧桃的声音断断碎碎,带着些斯歇底里后的深度疲倦,语调都是被悲伤洗刷过的支离破碎。
  “呜呜,璇玑,你告诉我,相公不会死的,他死了我要怎么办?呜呜我不能没有他,他是这个世界上最最珍惜碧桃,最最爱护碧桃的人了,要是他死了,碧桃也不活了”
  碧桃用力的抱着宁墨,像是把她当做她漂浮在这个茫然无措大海上的唯一的浮木,死死的,用力的抓紧着。
  “碧桃,你别哭,你别哭。”宁墨终究是不会安慰人,这些话说得很是生硬,“碧桃,别哭。”
  宁墨只能反复说着这几句话,碧桃却是哭得越发的汹涌了,“都是这些个坏大夫,不肯医治我家相公,呜呜,璇玑,只要他们肯去医治,我家相公一定会痊愈,一定会醒来的!”
  那位大夫闻言,一脸无奈的上前,欲言又止,正要开口,却被宁墨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这个时候碧桃的情绪很不稳定,还是不要说什么来刺激她好了。‘
  这个时候崔浩和秦泰也将围观的群众散得七七八八。
  宁墨任由碧桃抱了许久,沉默着让她哭泣,待她哭得差不多了,才开口,重复的说道:“碧桃,带我去看看你相公吧,也许我可以救你相公也不一定。”
  宁墨可没有白去飘渺山,该带走的东西她可一样没少带,这些七七八八的东西足以让她日后防身,以及用来急救了。
  碧桃听了后,只觉得好奇,“璇玑,你懂得医术?”
  “略懂。”
  一开始碧桃是有些怀疑的,可是一想到当初璇玑在当初的月吟节上大放异彩,对宁墨开始全身心的信任。
  反正她的相公已经昏迷了这么久,又没有大夫肯去治疗,宁墨能救便是最好。
  碧桃现在所有的希望都放在宁墨身上了,连带着看宁墨的眼神都变得期待发光。




☆、又见碧桃9

  “璇玑,这边走,我这就带你去见我家相公。”
  碧桃激动的起身,松开宁墨,改为牵住她的手,拉着就速速朝前跑,仿佛一刻也不能等,一刻也不能缓,用尽生命的在奔跑。
  相公,你一定要等我。
  相公,碧桃这就回来救你。
  宁墨和西陵易之、方洛等人到了碧桃的住宅后,第一时间就去看了昏睡在□□的碧桃的相公。
  说来碧桃其实说的没有错,她的相公真的不能说是死去了,他是那么完好的躺在□□,静静的闭着双眼,面色和常人并没有太多的差别,仿佛真的只是睡着了一般,似乎随时随地都会因为外界的呼吸声醒过来。
  可是
  当宁墨一把脉,却发现,他竟是没有脉相了,他明明一切如常,什么都跟普通人没有差别,却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
  宁墨有些为难的皱眉看向西陵易之,直觉告诉她,一定有问题,若是真的去世了,不可能拥有如此的肉身,他已经昏睡了半个月,要是真的去世了,这肉身只怕早就腐烂了。
  可是
  一时之间宁墨确实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又不忍心就这样告诉碧桃。
  西陵易之却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脸惊喜的对宁墨道:“墨墨,他许是中了‘样毒’,这种毒无色无味,没有其他什么症状,只会给人造成一种假死的错觉,我看他中了的就是这种毒。”
  宁墨觉得西陵易之说的不无道理,只是这种毒应该怎么解呢?
  像是看透了宁墨心中所想,西陵易之宠溺的说道:“墨墨,你不是从飘渺山上带了许多的‘百灵丸’么,听说这东西是可以解世上千奇百怪的毒的,不如给碧桃的相公试试吧。”
  宁墨点了点头,现在这状况也只能试试看再说了。
  如果没有效果也只能另做打算。
  ‘百灵丸’要起效至少要十二个时辰,于是给碧桃相公喂下百灵丸后,宁墨便开始和碧桃聊这一年的经历。
  原来,璇玑离开后不久,她也到了出宫了年龄里,回到原来生她的这片土地,她认识了他的相公。




☆、又见碧桃10

  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角色,容貌也不见得有多出色,可是他待她是极好极好的,这让从小就一直在宫中为婢的碧桃很受感动,那一种被人捧在掌心呵护疼爱的感觉实在是太太好了,好到让她沉溺,让她再也无法抗拒,也戒不掉了。
  于是他们成亲,过着平淡的小夫妻的生活,原本以为这一生都会这样,无波无澜的过完这一辈子,没有什么大风大浪,比不得别人轰轰烈烈的精彩,却也是岁月静好。
  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她的相公会突然中了这种毒,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碧桃已经没有了亲人了,如果她的相公也离开她,她真的不知道可以还能不能够承受得住。
  这一夜的宁墨不复往日的冷漠,或许是经历了那些大起大落,亦收获了自己的幸福,懂得了情爱,所以这一夜的宁墨看起来很温柔,一直很温柔的和碧桃交谈,等待黎明的来临,等待她相公的醒来。
  让众人终于放心的是,西陵易之的估计没有错,碧桃的相公中的确实是‘样毒’,更加庆幸的是,这样的毒,‘万灵丸’是可以解的。
  是的,碧桃的相公醒了,碧桃看见自家相公睁眼的那一刻都有些愣怔,不敢相信的看了许久,继而才抱着狠狠的痛哭了一顿。
  等到碧桃情绪稳定了才和宁墨道谢,宁墨摇了摇头,她并没有做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给他一颗‘万灵丸’不过是举手之劳。
  可碧桃却是感恩了很久,一直拉着宁墨不住的道谢。
  为了让碧桃相公的身体病情更为稳定,宁墨与西陵易之在碧桃家里住了几天,直到碧桃相公的身体已经全完大碍了才准备离去。
  离去之前碧桃拉了宁墨的手,犹豫了半响还是开了口:“璇玑,你都不进宫去看看皇上么?”
  皇上?
  宁墨也一瞬的愣怔,半响后才反应过来碧桃说的凤明宵。
  看他?没有必要。
  宁墨轻轻的摇头,又看了看等在不远处的西陵易之,露出浅浅的微笑。
  可是碧桃还是开了口:“璇玑,皇上很想你,你走后,皇上一直很难过”
  可是宁墨却没有将这话听完,只是自顾自的朝前走。
  关于凤明宵的一切,都已经与她无关了。




☆、结局1

  同宁墨这飘渺山一行,再回到洛溪国的时候,差不多已经过去了五个月了。
  这期间西陵易之一直不曾过问过有关洛溪朝政的任何一件事,全心全意与宁墨过的小日子。
  这是有原因的,西陵易之对于自己的皇兄和父皇对宁墨所作的一切还心存芥蒂,虽然他们的出发点都是为了洛溪这个国家。
  可在西陵易之的心里,宁墨远比这洛溪王朝要重要得多,试问,这样爱宁墨的他怎么会愿意让自己的父皇皇兄如此利用对待宁墨,强迫她做些自己不甘不愿的事情呢?
  可是对方毕竟是自己的血脉亲人,西陵易之不能拿出对待别人的态度去对他们,所以只能和宁墨一走了之,像是一种无声的反抗,向他们表达自己的不满。
  可是西陵易之却不曾想到,这一走,却成了他这一生的遗憾。
  一回到洛溪王朝,只觉得气氛和以前大不相同,大街上的人拥拥攘攘,前所未有的热闹,西陵易之不满,派出崔浩去打探情况。
  崔浩回来却是一脸的凝重,怎么样也不愿意开口。
  “崔浩,如实相告。”西陵易之冷了脸,有种不妙的直觉。
  “王爷”崔浩眼神里写满了挣扎,终究还是开了口,“听说新帝登基后,大赦天下,所以近来才如此的热闹”
  新帝登基
  大赦天下
  西陵易之甚至有些站不稳,踉跄的向后退了两步,宽大袖袍里的手紧握成拳。
  宁墨见状,有些担忧的想要去拉西陵易之的手,他却没有过多的反应,只是沉着一张脸,冷声吩咐道:“崔浩,备马。”
  继而又有条不紊的对宁墨道:“墨墨,你现在不方便进宫,在这里等我。”
  语罢,很是镇定的向外走去。
  宁墨看着西陵易之离去的背影,她知道他的内心有多煎熬,可是西陵却是这样,平日里喜欢嚷嚷,可真正的苦痛他却只会埋在心里,就如此刻,他是那么努力的强装镇定。
  傻瓜。
  宁墨在心里柔柔的唤上一声,带着些温柔,带着些心疼。




☆、结局2

  她怎么可能看不出他的伤心呢,他离去的背影,背脊是那么的僵硬,傻瓜,为什么要强撑着,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