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杠上邪肆王爷-第6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爱情啊,真是个折磨人的东西啊。
  可是主子,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啊?
  但崔浩每每也只能在心里念叨念叨,也不敢当面对自家主子说出来。
  相比较崔浩而言,秦泰就淡定太多了,他对西陵易之的种种行为,几乎是视而不见,总是像个木桩子似的,杵在那里,仿佛这些小儿女家的情情爱爱他都看不见似的。
  一行人就这样走啊走啊,又路过了昙玥皇朝。
  又到了昙玥皇朝,宁墨顿时感慨万千。
  她初初穿越来到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就是落在了这个国度,她是慢慢的在昙玥国开始熟悉这个世界的一切,开始与这个世界接轨的,昙玥国说起来的,亦可以算是她的“出生地”了吧,再生的地方。
  宁墨很有感触,于是连带着连步子都迈得轻了很多,西陵易之又怎么会看不出宁墨情绪的变化,猜不出原因呢,于是牵了宁墨的手,静静的和她漫步在这昙玥的街上。
  大街上人来人往的,很是热闹,每个人脸上都写满了兴奋与期待,仿佛有什么盛大的事情就要发生了。
  西陵易之略一沉吟,推敲了几下,也就忽然明白了为何今天昙玥皇朝如此的热闹了。
  “墨墨。”西陵易之拉住宁墨,大眼里有着细碎的光芒,隐隐的期待与兴奋:“墨墨墨墨,今天好像又到了昙玥皇朝的月吟节了啊。”
  闻言,宁墨皱眉看了看四周的人,似乎确实是如此。
  又是一年一度的月吟节了啊。




☆、又见碧桃2

  原来,时光竟过得如此的仓促,转眼,她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已经这么久了,想到以前在现代的那些生活,回忆忽然有些模糊,就像是前世和今生了,她竟然都有些分不清,亦有些不确定了,她以前真的在那样一个世界生活过吗?
  还是说,眼前的这一切只是她的一个梦境。
  然后醒过来,她又是那个孤身一人的女特务?
  不,不会的。
  宁墨在心里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不可能会这样的。
  因为,身边的人,正握着她的手,他的大手温暖干燥,正源源不断的给她输送着温暖。
  这样鲜明真实的感受,又怎么可能会是梦境呢?
  如果真的是梦境,她也只能祈求老天,让这场梦永永变态的做下去,因为她发现,她已经无法离开他了。
  是的,宁墨已经无法离开西陵易之了,今生今世,只怕都不能。
  于是宁墨难得的仰头,对上西陵易之的眉眼,浅浅的莞尔,“是啊,又到了月吟节了。”
  宁墨的眉眼本就生得清秀,像是一幅美丽的画,这浅浅的一笑,更像是有一笔淡墨,在她眉间温柔的侵染,极其的好看,极其的迷人。
  西陵易之看得有些痴了,只是怔怔的,贪心的一直看着宁墨的笑容。
  怎么办。
  他好想吻她,即使是在这样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可是,他真的很想吻她。
  两人这样的深情对视,让崔浩、秦泰和方洛三人连忙向后退了一步。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墨墨。”西陵易之轻唤着。
  “嗯。”
  “我们今晚不赶路,去看看这月吟节吧。”
  西陵易之想要看这月吟节可并不仅仅只是为了图个热闹,要知道,他和宁墨能够重逢可多亏了这个月吟节啊,不然,以她当时的处境,他不知道他还要寻觅她多久,才能将她找到呢。
  宁墨亦是有很多很多的感慨,去年月吟节的种种画面还历历在目呢,现在却已经是物是人非了。
  那个时候,她还在凤鸣宵身边,以一个小婢女的身份,步步经营着,不知道何时就掉了脑袋。




☆、又见碧桃3

  是啊,凤鸣宵。
  似乎已经很久很久不曾见到他了,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可其实凤鸣宵过得好不好,宁墨是不怎么在乎的,可似乎今天有太多的旧情绪涌上了心头,让她难得的有些伤秋感怀。
  来都来了,为什么不去看看?
  何况,昙玥皇朝的月吟节确实是有些看头的,无论是表演还是比赛,都可以看到很多的能人,更可谓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
  于是宁墨点了点头,应允了西陵易之的提议。
  宁墨一笑,西陵易之就忍不住想要跟着她一起笑,于是西陵易之笑得越发的温柔,柔声对宁墨道:“那么墨墨,我们先去吃点东西,晚点再去看表演,你看好不好。”
  宁墨点头,走了这么久,确实是有些饿了。
  “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酒楼,一定会很合你胃口的,我们填饱了肚子,就可以去看表演啦。”
  “啰嗦。”
  “呜呜,墨墨,你不能这样说我,我好伤心。”
  “”
  “墨墨,要不晚上我也去参赛,给你露一手好不好?我也是很厉害的哦。”
  西陵易之像个讨赏的孩子总是试图给宁墨展示最好的自己。
  宁墨依旧绷着一张小脸,其实心里却早已经乐开了花。
  这个男人啊
 
  吃过饭后,一行人酒足饭饱,于是便兴致昂扬的去参观这昙玥皇朝盛名已久的月吟节了。
  宁墨更多的是带了一种回忆的姿态,走马观花,可是这一次参加月吟节的心态和以前已经是大不相同了,那个时候的自己大多是有些一些迷茫的,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自己还拿不定主意,更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可是现在,关于她自己的一切,都在她自己的掌握之中,再没有人可左右威胁她。
  弟弟方洛已经安然无恙,健健康康的在她身边了。
  她也找到了陪伴自己一生的人,西陵易之。
  人生还能有什么不满足?




☆、又见碧桃4

  她虽然离开以前自己熟悉的那个世界,却是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找到了属于她的幸福。
  这样也好,也好。
  “姐姐,听说去年你参加的月吟节的比赛,还得了头彩,对不对?”
  方洛从小被禁锢在那样隐蔽的空间,并没有看过什么的热闹场面,这样的比赛让他感到很新奇,于是拉着宁墨一直问东问西的。
  “唔。”宁墨一脸茫然,“似乎是这样。”
  “姐姐好厉害!”方洛兴奋的拍掌,满眼期待的看着宁墨,“姐姐今天也参加吧,我错过了姐姐上次的表演,我觉得好遗憾啊,姐姐你就参加吧,这次一定会努力的为你鼓掌,为你加油的!”
  可是还不待宁墨回答,西陵易之就黑了一张脸,“不行。”
  “为什么不行?”西陵易之的话就像一盆冷水对准方洛浇下,方洛一张脸写满不满,“你给个理由啊。”
  西陵易之却死活不肯给出个具体的理由,只是紧绷着下颌,很是霸道的说道:“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易之哥哥你很霸道耶,为什么你说不行就不行?哼!”有宁墨在,方洛才不怕西陵易之咧,他拉了宁墨的手,使劲的晃了晃,“姐姐姐姐,你不要听易之哥哥的,你参加嘛,我很想看姐姐比赛,很想给姐姐加油啊!”
  其实说起来宁墨自己也不想参加这个比赛,可是莫名的,她就是想知道西陵易之不肯她参赛的理由。
  于是挑眉朝西陵易之看出,用眼神示意他给出个具体的回答。
  西陵易之轻轻咳了咳,很是道貌岸然的回答道:“墨墨,你忘了凤鸣宵还在找你,很多人都在找你,我们不能太招摇了,何况这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墨墨,我都是为了你好,为了你的安全,才这样说的,你要理解我。”
  说罢,西陵易之还用力的眨了眨眼,大大的眼睛,长长卷卷的睫毛,很是无辜,很是诚恳的表情,用此来向宁墨表示他真的没有撒谎。
  可是西陵易之心底还是有些发虚的,他刚刚说的虽然也算是个原因。




☆、又见碧桃5

  但最最根本的原因其实不过是因为——他不想让其他人看见宁墨。
  是的,他犹记得去年在月吟节上,他的墨墨是如何的大放异彩,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收纳了多少人的赞叹与惊奇。
  这样的宁墨无疑是让西陵易之骄傲的,却也是让他不安的。
  他的墨墨,他只想自己一个人,默默的藏起来,最好谁的看不到,只有他一个人知道就好。
  他只要一想到,等等那么多人的目光都会在宁墨身上流连忘返,指不定还会有些不长眼,吃了雄心豹子胆的人凑过来搭讪,他就浑身不舒服。
  他可没有夸张,看他的父皇就知道了,就因为宁墨在月吟节表现出色,为了纳为己用,他的父皇甚至绑架囚禁了宁墨,还好最后是平安无事了,可这样的事情,西陵易之可不想再发生一次了。
  哼哼,墨墨是他的,谁也抢不走的。
  宁墨略一思考,也觉得西陵易之说的不无道理,也就不去考虑这理由的真假性,何况,她自己本身就不想去参加什么比赛,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喜欢出风头的人啊。
  去年之所有会参加,也完全是形势所逼,而非出自她自己所愿。
  于是宁墨点了点头,“你说得有道理。”
  一听到宁墨认可了自己说的理由,西陵易之立刻就像只尾毛翘到了天上的大灰狼,昂首挺胸的看向方洛,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你听见了没有?”
  “”方洛很是委屈,可是得不到宁墨的认同,他的语气也就弱了下去,“可是,我真的很想看姐姐表演”
  “你这小孩子,真是不懂事。”西陵易之已经完全一副姐夫的样子自居了,自顾自的教育自己弟弟道:“你呀你,是你姐姐的安全比较重要,还是满足你看表演的心愿比较重要?”
  “自然是姐姐的安全比较重要。”
  “那不就可以了,你还看什么表演啊,乖啊。”西陵易之伸手抚了抚方洛的头,像是哄小孩子一样,“你乖啊,乖的话,姐夫等等给你买糖啊。”




☆、又见碧桃6

  呕
  还买糖咧!
  方洛一阵恶寒,他虽然喜欢向宁墨撒娇一点,他虽然因为多年的病痛折磨长得瘦小了一点,可是他的年龄并不小了啊,干嘛还要帮他当个七八岁孩童一样对待?
  真心无语。
  可是方洛深知自己是斗不过西陵易之的,更何况是在自己的靠山宁墨也站在西陵易之身边的时候,如果真要反抗,那只怕也会输的一败涂地,所以方洛只是撇了撇嘴,干脆不说话,向后一退,就退出了西陵易之的魔爪掌控的范围。
  这样的距离西陵易之却是更加喜欢的,正好没有人来打扰他和她的墨墨,可以享受两人世界,这岂不是更好?
  可是这样的时光并不久,就被一阵吵闹声打断。
  “你莫不是疯了?!走走走,别耽误了我做生意!”
  蓦地一声怒骂,使药房门口陆陆续续的围上了些看热闹的人。人群中央立着一黄衣女子,她抬手拉住面前的中年男子,似是乞求的姿态,语气却不卑不亢,“大夫,你才看了一眼你怎么知道治不好?你再仔细看看可好?”
  大夫只是不断的摇头,厌烦的甩开女子的手示意她离开。
  然后黄衣女子急急的把头上的玉簪拔了下来,递给那位大夫,“这些够不够?不够我再想办法,劳烦你再仔细看看,大夫,你再仔细看看吧!”
  那位大夫看了眼女子手里的簪子,犹豫一瞬,还是挥手一扫,似乎很是厌烦,道:“那明明已经是一个死人,我再怎么仔细看,也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