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明知故问-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细细地吻舔他的唇,吻开了他咬着嘴唇的牙齿,舔了舔带着齿印的下唇,然后一手扣着他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他反应过来后毫不示弱,压着我的脖颈热烈回应,隐隐有争夺主权的意味。
其实隔着桌子接吻这个姿势有些不好受,太考验韧带了,时间长了点我就受不了了。也许我应该绕过去吻他的,唉,耍帅的代价。
我一手抵住他的肩膀,结束了这个考验体力的吻。周岁意犹未尽地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低低地说:“除了你,谁能让我主动亲他?除了你,谁能被准许操我操到各种不堪?除了你,我还能跟谁结婚?恩?周岁。”
他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然后一脸认真地对我说:“子潜,我硬了。”
“去宾馆?”我直起身。
他拉住我的手:“别,等到那我都软了。就这儿吧,你身体还没好全,我们不做到最后。”
“你该庆幸我给我妈水里放了安眠药。”
“我看到了。”他笑。




我打开卧室的门,刚要开灯,就被周岁阻止了。
“就开床头灯好不好?”
我顿了顿:“好。”
周岁率先坐到我床上,然后张来双臂,冲我笑的欢快:“来。”
……他还真喜欢这个姿势。
我走过去,跨坐在他大腿上,双手搭在他的脖肩膀上微微俯视他。
他自然而然地由下而上的摸进毛衣里,霸道地把我压向他,脸埋在我胸前。
我一直不明白我的胸有什么好埋的,又没有波涛汹涌,但他乐此不疲。
他把我的毛衣脱掉,剩下一条白色衬衫。他用手隔着衬衫揉捏我的那点,另一边牙齿微微啃咬。于是我忍不住挺直腰背,而这样就像主动送上自己一样。
胸口濡湿一片,紧贴着皮肤的触感令我很不舒服。我微微动了动,抬起手想解开扣子,却被周岁压了下去。
我微眯着眼扫了他一眼,他冲我弯了弯眼角,然后头微微向中间挪,张开嘴,牙齿磕住扣子,舌头灵活辅佐,一路攻略。牙齿隔着衣料蹭过的地方酥酥麻麻,让我一阵战栗。
我们衣服没有全部脱掉,我衬衫还有一颗扣子堪堪维持,他也还有一件背心挂着。
有时候,衣服就像道德底线的具现,有了衣服的束缚,人才会在行为上有所约束,内心想着所谓伦理道德,而会感到羞耻不安。这是上千年人类文明的沉淀所赋予布料的这种特殊含义。
我们不敢大声,我们不敢放肆,我们不敢沉溺,因为不远处我妈正酣睡着。
这种害怕,不是被长辈发现做爱的羞耻,而是忌惮被我妈发现后的惊怖。
如果不是周岁要求,我宁可到宾馆去做爱。

我突然想,什么时候家成了令我恐惧不安的存在了呢?

第六章

接下来一周,我和周岁去了公安局、法院。
吃完晚饭后,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突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震动了几秒。
我拿过来一看。
微信,周岁。
“睡了么?”
“还没。”
对面安静了几秒,突然来了个语音通话。
我接了。
“喂?”
“睡不着啊?”周岁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翻了个身。“……恩。”
“舍不得?”
“……恩。”
“我听说,一般正规的都没问题,会好的。”周岁语气放轻地说。
“我知道……我只是,过不了心理那关。”我声音闷闷的。
“……我妈妈以前对我很好,比我爸、我奶奶、任何一个人都对我好,她会因为我一句饿了就半夜起来给我做宵夜,她会因为我夏天胃口不好专门下载菜谱的app给我做甜食,其实我小时候胃口很不稳定,有时候根本不想吃饭,有时候又突然特别想吃些什么,有时候想吃甜的,有时候是咸的,拿不准……”
那边“噗嗤”笑了出来,“原来你这么好对付啊,只要给你做好吃的就行。”
我愣了一下,才发现关于我妈的记忆确实都是吃的,我也笑了,说:“对啊,你一碗皮蛋瘦肉粥加白菜炖粉条就收买我了。”
我噙着笑,继续说:“……主要也是因为我妈不懂我学习上的,我学习一般是我爸管,她就尽可能的分担我的生活,民以食为天,再加上我小时候又间接性挑食,所以她就在吃的方面多花费了功夫。”
“她真的对我很好很好……以前我爸还没走的时候,她还没病的时候,她很温柔,善解人意,又坚强,她觉得我爸工作很累了,就很少同他抱怨生活上的不满,她觉得我学习压力大,就努力营造和谐的家庭环境,我竟没有丝毫察觉她与我爸其实已经很久没联系了……她太坚强了,”我叹息,“……都没注意到其实她已经撑不住了,她也没注意到……我其实也可以帮她分担了。”
“在你的记忆里,她还是很美好的样子,对不对。”
“对……我总觉得,她很好,她没病……可是……”我闭了眼。
“所以我们更要把她交给专业人士,接受专业治疗,这样她康复的可能才越大。而且,我们不是一起查的资料问的人么?你妈病的也不是很严重,没问题的,子潜,你妈会好的,会变得和原来一样的,就像你记忆里的样子。”
我知道的,去精神病院接受专业的治疗对她、对我都好,可是,我该怎么对她开口呢?我开不了这个口啊。她是我妈,我要亲自把我妈送去精神病院……
“子潜,其实我知道你心里很清楚,也做好了打算,”周岁幽幽地说,“你总是很理智,就像你以前对待感情一样,总是该断则断,毫不拖泥带水。”
嗯?
“在追你前,我打听过你,知道你有过三段感情,有男有女,最长的也不过半年时间,而且每次感情里都是你提的分手……”
确实。那么,“周岁,你喜欢我什么呢?”
他闷笑了声,继续说:“子潜,你知道你在圈子里被叫做什么吗?”
“叫什么?”我好奇地问。
“毒品。”
“……为什么是叫这个?”我皱眉。
“圈子里的大部分人都因为前途渺茫而抱着及时行乐地心态约着炮,而你总是很认真地对待一份感情,所以,每个能和你交往的都是幸福的,能感觉自己是被你全身心地爱着,”周岁缓缓地说。
“可是子潜,你心里很清楚,就像你在每次交往前都说的,不保证长久。可是,人是种健忘的生物,容易恃宠而骄,你认真温柔到几乎让他们看到了希望,给了他们一种白头到老的错觉,所以当你提出分手时,总是让人觉得分外残忍。”
他安静了几秒,然后深深地吐出一口气,“你给了每个人退路,但其实每个遇到你的人都无路可退,你就像毒品一样,让人沉溺其中……并且,你知道么,子潜。”
“……什么?”
“只要和你交往过,几乎很难再爱上其他人,就像只要用过香奈儿的蔚蓝后,就再也无法忍受劣质香水的气味一样。”
我沉默。
周岁突然轻笑了一声,然后好像抑制不住地断断续续地笑着。
我有些莫名其妙,微恼,问:“你笑什么?”
他说:“……我在想,我该是有多幸运,让你产生了要和我永远在一起的想法。当你和我说要带我回去过年时,我简直不敢相信……”
我说:“可是被我搞砸了……”
“没关系,你能这么说,我已经很满足了,真的,子潜……”他语气轻柔,却一字一句地砸在我心头。“我爱你。”
我红了耳朵,说:“我……我知道,我……我要睡了,挂了!”




第七章

我看着面前吃饭吃得心不在焉的妈妈,想了想,同她说,妈,你这几天也没怎么吃东西吧?我们去医院检查检查,好不好?万一胃饿坏了可就不好了。
她说,不用了吧,养养就好。
我说,那可不行,我还要陪你过好多好多年呢,你身体万一落下病根了我怎么办?
她犹豫着,然后答应了。
那天我在她水里又放了安眠药,然后我叫了出租车去安和定医院。
我妈说,不要了,就近点的仁善医院就好。
我说,那哪里是医院,那就是个小诊所,你儿子不差这点钱,我们去大医院好不好?
她说,好吧。
行驶了十分多钟,她渐渐困了,她揉着眼强撑着,我抚了抚她背脊,轻柔的对她说,妈你困了?这几天你也没休息好,睡吧,到医院我喊你。
她还是撑了会儿,最终顶不住,靠在我肩上沉沉睡去。
我垂下眼看她,哪怕不笑时眼角也看到了细纹,法令纹也隐隐加深,神情倒是很放松,让我一下子又回想起我们一家还是三个人的时候,她温婉贤惠的样子。
我扭过头,喉咙里有些不舒服。呼吸了好几次平复了心情。
我看了看窗外,小心地从口袋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喂?”
“我们快到了,周岁。你到了么?”
“到了,等你们呢。你妈睡着了吧?”
“恩,睡了。那我挂了。”
“好,拜。”

到了医院,我没叫醒她,左右环顾,看到了周岁。
他走过来,我抱起我妈,他关门。我一路抱着我妈上去,他不远不近地跟着。
等到了诊室门口,我朝周岁使了个眼色,他意会地走开了。
我这才轻轻晃了晃我妈:“妈,醒醒,到了。”
她迷迷糊糊地醒了,迷茫地说:“……到了?”
“到了,轮到我们了,快进去吧。”我趁她还没反应过来,赶紧拉着她进去。
她一边慌慌张张地跟我进去,一边埋怨道:“你怎么不叫醒我呢?我怎么上来的呀?哎呀太丢人了。”
“没事儿妈,谁认识你。”


之后我陪我妈一起看医生,回答问题。
她好几次回答着回答着觉得很奇怪,看了我一眼,我说,医生问得越详细说明他越负责,放心吧妈。
于是妈似乎是放下了戒心,诊疗顺利进行。
结束后,我问她,要不要去厕所?
我妈说要。于是我给她大致指了个方向,叮嘱她实在找不到就问问医生护士,我在这里等她。
她笑着说,行了行了知道了。
我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转身进入诊室,问:“怎么样?”
医生翻着病历说:“病情相对不严重,甚至可以说只要稍加控制调理就能痊愈。”他推了推眼镜,继续说:“只是你的情况……鉴于病人曾经有过两次无意识的伤人行为,甚至威胁到了他人生命安全,开个证明,还是可以送去精神病院的。”
我点头:“好的。”
医生有些欲言又止。
我努力笑得温和,问:“还有么?”
他看了看我,张了几下嘴,开口道:“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我沉默片刻,点点头。





我安静地站在那里等着,而她也很快就回来了。
她笑着说,走吧。
我答,恩。
她问,我身体还行吧?没落下什么毛病吧?
我说,没什么大事,就是身体虚,要补补,另外开了几个安神助眠的药。
她说,哦哦。



晚上十点多,我房间一片漆黑。
我打开微信,点周岁进行语音通话。
“喂?子潜。”
“恩。”
“……怎么样。”
“挺顺利的。”
“啊……那挺好的。”他顿了顿,又说:“你别太难过了,你还有我。”
……
“……周岁,我要没妈妈了。”
“你有我。”那边答得飞快。
“恩……我有你。”只有你了。

我前几天终于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害怕送我妈去精神病院了。
她始于同性恋,怨于同性恋,对此恨得咬牙切齿。这早已是她的心病。就算善加开导,也至多让她放平心态,努力尝试相信别人,尝试放开我。这是在她不知道她儿子性向的前提下。
而一旦她知道了她的儿子是同性恋,她一定会愤怒绝望得痛不欲生万念俱灰。要么以死相逼,要么直接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