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明知故问-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没事,那么多,我吃不下。”
“吃不下留着明天再吃,省的我再烧了。”
“哦。”
吃完饭我洗了个澡,突然感觉特别困,估计是一路舟车劳顿累到了吧……
我一进门,就感觉哪里有些奇怪,不过因为太困了,我想明天再说吧,便躺在了床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感觉脑子昏昏沉沉,头特别重。总之挺不舒服的。我想看什么时候了,没摸到手机。我摸了枕头,桌子,还把被子都叠好了,都没看到我的手机。
我急了,下床开门想问我妈有没有看到,然后我发现门被反锁了,我觉得很不对劲。
我拉开窗帘,外面是黑的。
哪有一觉醒来天还黑的?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我睡了起码一天一夜。

“妈?妈!”我大喊,并且用力拍门。
没人理我。
我跑去窗口,发现窗也被锁了起来。我立刻去翻抽屉里的钥匙,钥匙没了。
我隐约猜到了原因,颓废地滑落在地。
我怎么就忘了呢?我妈是身体一直不好,情绪比正常人容易走极端——她有病。可已经很多年没有发作了,导致我还以为没什么大事了,让我产生了一种她恢复正常的错觉。
可我怎么就忘了呢?
我怎么就忘了呢?!
我怎么就忘了啊!!
我妈是有精神病啊!


我不喊了,也不挣扎了。
我家在4楼,老式小区,下面绿化带很少,也没什么树,就算砸窗跳下去也非死即残。
我也不砸门,尽管我知道这扇木门很好砸,但我也知道,砸出去等我的是我妈的菜刀。
我怎么知道?当然是经历过。
大学读完找工作,我妈死活要我呆在她身边工作,我瞒着她找了份我喜欢的但是离家较远的工作,后来过年的时候,我想她该气消了吧,于是回了家,然后,被反锁,怼菜刀,来警察。
也是这事,让我知道了我妈精神有问题,受我爸的刺激,受十年同妻的影响,让她极度害怕再失去,对人极度缺少信任感。
然后我就知道了——我妈有病。

第五章

我爸也是同性恋,但他还是跟我妈结婚了,甚至有了我。
再共同生活了十几年后,他在某个平淡无奇的日子突然消失不见了。
那天他没回来吃晚饭,我妈也没在意,想着可能是加班要晚点。于是她就留了厨房的灯,去睡了。
第二天,灯亮着,菜也没少。
她愣了下,然后打电话给我爸,自然是不通的。
她有些慌了,在想会不会我爸出事了,她打给了我爸的同事,得知我爸昨天把工作辞了,她打到了我奶奶那,奶奶说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打给了好多熟的不熟的亲戚,到处寻找我爸的下落,还报了警。
隔天她收到了我爸的短信:“佩娇,不用等我,也不用找我了,我们离婚吧,我喜欢的人回来了,我发现我还是爱他。不用打过来了,短信是定时发送的。”
警方那里也反馈过来谢水查先生于4月28号登机前往墨西哥。
早有预谋。
我妈整个人都没魂了,她呆呆地听着,警方说了乱七八糟一堆,最后询问她要不要继续查下去,他们怀疑会不会是传销或绑架。
她轻轻地说,不用了,是我忘了,我丈夫跟我说过他那天要去墨西哥的,是我忘了,不用继续了,真是麻烦你们了。
结束通话,我妈又继续看我爸发来的短信。
我爸是个严谨的人,他短信从来不会错字,所以这次,他也没有打错字。
他说他爱他——他是同性恋。她的丈夫是个同性恋,我爸是个同性恋。
我妈后来向我奶奶确认,的确有这么个人,曾经和我爸关系非常亲密,但是遭到了奶奶的坚决反对。
不过四天时间,我妈人都憔悴了许多。
当时我正好高三,关键时刻,功课很紧,回来的时间也不多,而我妈又特意隐瞒,我完全不知道短短四天我们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记得有次我打给我妈,问了句,爸好久都没给我打电话了,是不是很忙啊?
她短短地安静了下,然后温柔地笑着对我说,是呀,你爸爸最近可忙了,还要出差,这次出差时间长了,可能要你高考完才能回来。你也别打电话给他了,让他有时间就多休息。知道了吗?
我说,哦,知道了,那妈你自己注意身体啊。
她说,好。
直到我高考考完,直到我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我爸也没回来。
她对我说,潜潜,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但是没关系,你还有妈妈,妈妈还能供你读书,妈妈只有你了,知道吗。
她紧紧地抱住我。安慰我,也安慰她自己。
我当时很疑惑,什么叫我爸爸不要我和妈妈了?他为什么不要我们了?我们不是家人吗?
但是我没问,我觉得我问了我妈可能会崩溃。
于是我说,好的,妈。我不会离开你的。
后来,我大学毕业了,找工作的时候,我妈一反常态坚决地要求我在家本地找工作,可是我年轻气盛,想搏出一片天地,不顾劝阻,毅然决然地选择了首都的红螳螂室内设计公司。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我猜可能我的这个决定刺激到她,让她联想到了我爸的事,内心觉得我背叛了她,所以产生了一定的精神问题。
我内心其实是很愧疚的。


我妈在关我的时候是不会给我送饭的,因为送饭必须开门,开门就会增加我逃出去的概率,她不愿冒险。况且,限制行动加上生理折磨,说不定我更有可能向她认输。
我靠在门边的墙上,迷迷糊糊地想,这次又要饿几天呢?希望不要错过假期期限,啊……不对,还有周岁,真是抱歉,明明打算跨出这一步了,明明打算不再逃跑了,明明决定要在一起了……结果我自己先栽了啊。
他一定等的很急吧?会不会其实已经来过我家了却被我妈打发走了?对了,他虽然知道我家地址却不知道门牌号啊,我妈骗他应该也是很轻松的。不过按照他固执的性子,可能还要采取其他什么措施的吧?会不会报警呢?警察会相信他么?就算警察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大概不会有人记得那次事情了吧?然后谁也想不到一个母亲会囚禁她的亲生儿子。
说起来,周岁为什么会喜欢我呢?他喜欢我什么呢?以前都没问过呢,自以为是的以为我们不会长久,便对这种问题不屑一顾。
突然好想知道啊……
我好像……有点想你了,周岁。你快点来救我出去吧。


我不知道我在房间里呆了多久,只觉得这次的时间格外漫长,最后实在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以及感受到质地有些粗糙的被子枕头。
我想起来,一动才发现我的手被握着。我转过头看,是周岁。
他被我惊醒了,胡子拉扎,眼睛里布满血丝,整个人精神状态很不好。我看了不禁皱眉。
“醒了?子潜。”
“恩。”
“肚子饿不饿?要喝水吗?”
“水。”我声音沙哑。
周岁倒了杯水递给我,我接过喝下,才感觉好多了。
“今天几号?”
“23号。”
“我……躺了多久?”
“两天半。”
啊……被我妈关了三天啊,差点死了呢。
“我妈呢?”
周岁不说话。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周岁?”
“……在警局。”他说完就不再多吐一个字,一副不想讨论这个人的神情。
意料之中。
我喝完水递给他,他放回一旁的小桌子上后又乖乖的回来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抓着我的手不放。
我挪了挪身子,让出一半的床,对他说:“上来。”
他愣怔了半晌。
我拉了拉他的手。要不是我刚醒没力气,我早就动手把他扯上来了。
他总算反应过来,手脚并用地爬上床,搂住我的腰,并把被子重新盖得严严实实。
做好这一切,他在被子里眨巴着眼睛看着我,说:“这里是医院。”
“对啊。”
“可能会有人进来。”他继续说。
“你在意?”
“当然不。”他咧开嘴角,露出了我醒后的第一个笑容。
啊,你看,这个人真坏。如果真的担心被人发现,就早该在上来之前提出来,上来了才装模作样地说,实在居心不良。
但是,我并不在乎。
他太累了,身心疲惫,不一会就开始呼吸均匀,进入睡眠。我看了看他放松了神情,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再次闭眼。

等我再次醒来,太阳已经很亮了。
可是我面前的一双眼睛更亮。
周岁穿戴整齐地侧躺着,手臂搭在我被子上,弯着一双眼瞅我。
我动了动,也不急着起来,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8点左右,现在10点了,饿了吗?”他拍拍我的被子问。
“恩,饿了。”我点头。
他吧唧亲了口我额头,说:“早安吻。”然后下床拿吃的。
我摸了摸额头,乖乖的躺床上等他。
他拿了杯水回来,把水放旁边的小桌子上,就来扶我起来。
我说:“我饿了。”
他说:“恩,我知道。”
“我要喝粥,不是喝水。”我不满地说。
他确认我枕得舒服了,把水递给我说:“不能喝粥。你饿的时间太长了,现在只能喝葡萄糖,过几天我们再喝粥好不好?”
这么严重啊……
“好。”我接过杯子,“那我要喝皮蛋瘦肉粥。”
“可以,没问题。”
我休息了三天,然后出院了。出去第一件事是从警察局把我妈领出来。
我看着面前浑浑噩噩的妈妈,安抚着她的背脊,说:“妈,到家了。”
周岁站在我后面,冷眼旁观。
“到……家了?”她无意识地重复着。
“恩,到家了,妈,看,潜潜在这。”
“潜潜……”她涣散的瞳孔抖了一下,“呜……潜潜!妈妈……妈妈不是故意的。他们说……妈妈差点杀了你……这不是真的……我不是故意的!”
她紧紧地抓着我的手,满脸委屈,满脸难过。
周岁在身后冷哼了一声。
我一下一下的拍着她的手,安抚道:“我知道,没关系,我还活着不是吗?”
她听了赶紧摸我的脸颊,说:“就是,我的潜潜明明好好的,他们骗我!还把我关在一个黑屋子里,态度也不好。”
我递给了她一杯水,附和道:“恩,这几天你太累了,注意休息吧,好不好?”
“好……潜潜,你不走吧?”她不安地问。
“我不走,不会离开你的,妈。”
“恩,妈去休息了,妈只有你了。”
“去吧。”
我妈走后,客厅一片沉默。我支撑不住的趴在桌上,周岁给我泡了杯葡萄糖后,走到我对面拉开椅子坐下。
我缓了几秒,抬起头,看到周岁侧头看着窗外。我也朝窗外看了一眼,老旧的电线杆,寥寥几只麻雀,没什么好看的。
“周岁……”
“你是不是,又要跟我说分手?”他打断了我。
接着他抱怨似的说:“你难道又要因为你妈不要我了么?啊……你难道没看出来你妈病的不轻么?你说你本来挺聪明的一个人,这个时候怎么突然变笨了呢?你还能一辈子都在她身边不成?别做梦了,不可能的。你以后结婚了怎么办?哦,你别告诉我找个同镇的女人,这和以前万恶的包办婚姻有什么区别?这样也太无趣了,现在可是新时代,恋爱自由懂不懂?……”
我一开始还认真听着,听着听着我就越来越黑线,再不打断他谁知道还会蹦出什么奇怪的观点:“我为什么要结婚?”
他愣了愣:“因为……你妈啊。”
“原来你都替我想好了。”
“啊……没有……我想得一点都不好。”委屈巴巴。
我叹了一口气,站起来,双手撑着桌子,朝他靠近,他呆愣愣地看着我。
我细细地吻舔他的唇,吻开了他咬着嘴唇的牙齿,舔了舔带着齿印的下唇,然后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