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殃神鬼家怪谈-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鳌保课颐橇┳约焊约撼钥硇耐瑁Q缘溃骸笆歉2皇腔觯腔龆悴还!笨梢菜挡欢ㄒ蚧龅酶#坏啦涣耍拐业玫饺致幼叩钠嬲湟毂Α4蚨酥饕猓液统粲阋淮斡忠淮巫呓笮税擦朐忌郑フ蚁г诹趾I畲Φ娜帧

第十一章会飞的宝刀

【1】

有一次,听说苍松岭上有古老的犬猎岩画,至少是一千年前的。放鸟鹰逮猎物是鹰猎,放猎犬打围是犬猎。狩猎岩画在大兴安岭比较常见,但是保存完好的不多。我们决定过去看看,当天问明白路,带了根打狼的棍子,徒步往苍松岭上走,走到林海深处,放眼一望,岭上尽是插天的大树。

臭鱼说:“最近没干别的,成天钻老林子,可遭了老罪了!”

之前我们遇到个放鸟鹰的猎户,他告诉我们走到岭上可以找到那片岩画。岭上岭下不至于迷路,想不到岭高林深,原以为天黑之前可以上去,但是天都黑了还没走到,往前走已经看不见脚下了。

臭鱼他想照个亮,可是往包中一摸,心里凉了半截,没带手电筒。

我也没带手电筒,从背包里找出前两天买的一根鸡爪麻花递给臭鱼。

臭鱼接到手中不明所以:“没有手电筒,你给我根鸡爪子麻花顶什么用?”他一边说,一边掰下一股鸡爪子麻花放到口中“嘎嘣嘎嘣”嚼了起来,转眼吃完了一股,他又折下一股,说道:“前几天买的麻花还没吃完?你真别说,周记的鸡爪子麻花打中原传到关外一百来年,手艺还没变样,放了两三天了,还是这么酥脆!”

我说:“谁让你吃了?鸡爪子麻花油性大,你拿打火机点上一股,足以照得见路,总好过摸着黑一头撞到树上。”

臭鱼点上一股麻花:“对了,崔老道当年也这么干过,手上有个火,倒不用担心遇上野兽了,一根鸡爪子麻花点得了多久?”

我说:“苍松岭林海没什么猛兽,你一股接一股持续点燃,一根麻花可以照明走一里路,应该够咱们走到岭上了,前提是你别再吃了,不然再多几根鸡爪子麻花也架不住你这么狠吃。”

臭鱼说:“天都黑透了,还往岭上走?下去吃麻花能不能成?”

我说:“已经走到这儿了,如果不上去看个究竟,那不是白折腾一趟?”

说完话又往前走,突然从苍松后边出来一个年轻女子,在黑沉沉的山林中看上去冷冷冰冰,竟不似尘世间人。我和臭鱼吓了一跳,以为撞见女鬼了,看到对面亮起的手电筒,才知她是人不是鬼,没听说鬼走夜路还用得上手电筒。她对我和臭鱼说:“你们不怕引发山火吗?”臭鱼说:“我们没带手电筒,天黑找不到路,迫不得已点了根麻花照明。”她说:“用麻花照亮?亏你们想得出,你们是什么人?”我说:“你别光问我,我也问问你,你是什么人?为何一个人在苍松岭乱走,不怕让狼把你给叼了去?”

我的话还没问完,她好像听到了什么,忽然收起手电筒,低声说:“快躲起来,别出声!”

我和臭鱼还没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就已经让她拽到了苍松之后,随即听到一串脚踏松枝枯叶的响动,我们瞪大了眼看过去,借着松枝间隙处的月光,看见一头巨犬人立而行。我和臭鱼大吃一惊,险些叫出声来。正待惊呼,却已看出那是一个头上顶了狗头面具的人,如同跳大神儿的,手持招魂幡,在前一走一跳,身后又有十多个村民,抬了一口棺材。一行人走到岭上,放下棺材,杀鸡淋血。那个带狗头面具的人围着棺材打转,发出狼嗥般的怪叫,诡异无比。

【2】

过了一会儿,村民们又抬上棺材,往岭下走去,很快消失在黑沉沉的松林之中。

我壮起胆子出来,看那个年轻女子可不像山中的猎户,一问才知道,她叫藤明月,是位民俗学者,来苍松岭取材。刚好岭下的屯子死了人,按当地风俗,入土之前要抬棺至此,祭祀山狗。传说亡魂在去阴间的途中,会遇到恶狗挡路。以往穷人家的棺材板子薄,那还是好的,至少有口棺材,可还有很多人用不起棺材,只拿草席子卷上,刨个坑埋下去,不等半夜,早让狗子扒出来趁热吃了。因此,人们经常说“狗皮棺材”,用于形容人死之后逃不过填了狗肚子。久而久之,形成了入土前祭狗或打狗的风俗,如今已不多见,而且祭祀山狗一般是在半夜,不能有不相干的人在场。

我心想她敢一个人到深山老林中来,胆子可够大的。然而苍松岭祭祀山狗的迷信风俗,还有犬猎岩画,不是我们找的犬戎古坟,又是白折腾一趟,只好同藤明月一道下山。我问她:“民俗是个什么玩意儿?”

藤明月说:“比如民间传说,以及各种各样的风俗禁忌。你们不是当地人,到岭上做什么?”

我说:“原来这叫民俗?那咱是一路人,臭鱼他可是民俗史上的活化石,一肚子民间传说。”

藤明月说:“还没请教你怎么称呼?”

我说:“我是另一块活化石。”

藤明月说:“好吧,两位活化石,这支手电筒给你们,不说实话不要紧,可别在山中点火。”

臭鱼说:“我没跟你胡吹,凭什么许你来看祭山狗,却不许我们来?没有那个道理不是?不信你看这个……”他说着话,掏出金盒给藤明月看,“我们正在找这样的狗,听说苍松岭上有犬猎岩画,这才不辞辛苦上来看个究竟……”

藤明月用手电筒照在金盒上,似乎见到了让她惊奇的东西,一时看得出了神。

臭鱼卖弄见识:“你当然没见过,那熊头虎躯的猛兽,是一种狗,我们上苍松岭,正是要找这样的狗,可这里全是一般的土狗猎狗,岩画上也没有这么大的狗。”

藤明月抬头看了他一眼:“你说这是狗?”

臭鱼说:“古代犬戎你听没听说过,是犬戎的狗。”

我说:“反正是四条腿,头部似熊,身子似虎,可以说是恶狗,也可以说是猛犬。”

藤明月说:“不对,这是会飞的宝刀。”

我和臭鱼没听明白:“狗是宝刀?还会飞?以前说猛虎插翅是飞熊,可没听说狗也会飞。”

藤明月说:“在东北的民间传说中,习惯将熊头虎躯的巨犬,比喻成会飞的宝刀。你们在苍松岭是找不到的,岭上只有山狗。”

我问藤明月:“为什么说是会飞的宝刀?”

藤明月说:“传说中会飞的宝刀是巨獒,比犬可大得多了,一蹿一跃,可以直上城头,又称之为狼獒,并非外形似狼,而是戎人用它们来抵挡狼群。”

【3】

我还想再问,但听一声呼哨,树海中跑来两个猎户,看样子是一对姐弟,各持鸟铳,还带了一条猎狗。我和臭鱼以为是那伙抬棺材的人来找麻烦,拔腿正要跑,藤明月说没关系,姐弟二人是她请来带路的猎户,由于担心她遇到狼,又不敢到岭上看抬棺祭狗,只好在这儿等候。

我们跟那姐弟二人下了苍松岭,回去的路上,我和臭鱼听藤明月说起,在清朝咸丰年间,镇压太平天国起义那会儿,城内处决人犯的法场上,常有巨獒出没,往来城头,如行平地,为祸不小,当时许多军民见过。往近处说,1968年,西伯利亚出现了百年一遇的特大暴风雪,冻死了无数野兽。西伯利亚狼生性残忍凶恶,虽然耐得住严寒,但在极端恶劣的气候下,它们也找不到吃的东西。狼群少的有几十头,多的有上百头,为了觅食避寒,大大小小数十个狼群合在一处,潮水一般穿越国境,涌进了北大荒,许多牧民和牛羊葬身狼口。那时隶属北大荒屯垦二师的17号农场,孤立于原始森林与荒原之间,狂风暴雪中仅有四个人驻守,却遭到上千条饿狼围攻。

屯垦二师17号农场的四个人,起初还想凭借地窝子和屯谷仓,使用步枪抵挡狼群。奈何风雪太大,严寒之下,枪栓都冻住了无法使用。多亏在原始森林之中,有很多牧民和猎户丢弃的野狗,或许是出于狗忠于人的原始本性,近百条野狗同西伯利亚狼群展开了殊死较量,这才使17号农场的人得以活命,支撑到边防骑兵赶来增援。

据幸存者讲述,原始森林中的野狗首领是一只熊头虎躯的猛兽。用关东山老猎人的话形容,那是“漠北巨獒”,专为对付狼群而生,因此也称为“狼獒”。在东北来说,獒为巨犬,民间俗传“三鹰出一鹞,九犬才出一獒”,但是关东九犬出一獒的猎獒,也不能同熊头虎躯的狼獒相比。可以屠灭狼群的巨獒,连山里岁数最大的老猎人,也只在民间传说中听到过,没人相信17号农场四个幸存者的话。有人认为,巨獒只是身形庞大的野狗。随后,牧民、兵团、猎户、边防军全部接到紧急动员令,到处追剿穿越国境线的狼群。经此一役,西伯利亚狼群一蹶不振,再也成不了气候,但是深山老林中的野狗同样死伤惨重,近乎绝迹。

总之1968年之后,再没有人目击过狼獒,原始森林越来越少,人是越来越多,应该是已经灭绝了。不过我和臭鱼要找的东西,不是狼獒,而是古代的犬戎。我恳请藤明月如果有所发现,一定告诉我和臭鱼,她也答应了。转眼又过了两个月,天气越来越冷,藤明月来告诉我们,她打听到大兴安岭老黑山下有一个“边连堡屯”,以渔猎为生,过去那一带打狍子的猎户多,俗称又叫“狍子屯”,辽军征伐犬戎的古战场,也是在大兴安岭的老黑山一带,狍子屯住户以达斡尔人为主,皆为辽军后裔。

【4】

藤明月准备去狍子屯取材,寻找古老的犬戎传说。我和臭鱼听出这是个机会,恍如拨云见日,老黑山位于大兴安岭西北尽头,一边是原始森林,一边是寒冷的西伯利亚荒原。我和臭鱼之前几次进山,都是往东北方的深山中走,却忽略了连接荒原的老黑山。

我对藤明月说:“你去老黑山能不能带上我们俩?我曾祖在关外挖过棒槌,我也总去乌拉河口倒东西,那地方的风土我比你熟,全是深山老林,让你自己去我可不放心。臭鱼他也有用,他一身把式,一个能打七八个,没有他不敢打的人,你带上他不仅能防身,还能解闷儿,路上让他给你耍个王八拳。即使你不带我们,我们也是非去不可。”

臭鱼插口说:“你大爷的净胡扯,你才耍王八拳!藤老师我跟你说,你不带谁都成,必须要带上我们俩,为什么呢?你是有所不知,我大舅也是屯垦二师的老插,1968年去的北大荒,后来娶了当地的女人,落户在狍子屯了。别处咱不敢说,到狍子屯可等于是到我家了,我带你找我舅去!”

说来也巧,臭鱼是有个大舅,1968年去北大荒屯垦,留在大兴安岭没回来,虽有书信往来,可是没见过几面,他大舅落户的屯子,刚好是藤明月要去的狍子屯,我和臭鱼知道他大舅住的狍子屯,住的全是达斡尔人,可不知道那是辽国后裔,要知道我们早去了。

藤明月说:“我原本要找几个助手,带你们去狍子屯无妨,你们可得听我的话。”

我说:“我们全听你的,谁让你是老师呢,你愿意管我叫老师,让你听我的也没问题。”

藤明月说:“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你们先去准备一下,三天之后出发。”

我说:“北京这两天都冷成这样了,眼看就要下雪,老黑山狍子屯是个什么去处?那可是边荒苦寒之地,到这会儿岂止是冰冻三尺了,你不怕把手指头给冻掉了?”

臭鱼说:“不错,评书里有讲,古来征战多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