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殃神鬼家怪谈-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牵了黑驴跟在崔老道后边,还没从山中逃出来,前边的灯笼掉了,转眼间两山一合。可怜窦占龙这个憋宝的,浑身本领无从施展,纵有异术,也难逃此厄,连同他的黑驴,一人一驴,活活夹死在了山中。

“华阳宫误点千里火,夹龙山夹死窦占龙”皆为旧时传说,有好几个版本,内容不大一样。反正过去一百多年了,谁还在乎真假。我听别人说起,早在清朝末年,窦占龙同崔老道、张小把儿、傻宝禄等人相识,同在江湖上混饭吃,多少有些交情。后来窦占龙取宝而死,还是崔老道给他开的殃榜,崔、窦两家并未因此结仇。只说是天运循环,气数如此,命中注定,不在人为,凭他有多大本事,也是逃之不能。窦占龙该有这么一劫,该死活不了,没有崔老道他也躲不过去。

【5】

臭鱼提的这位九伯,是窦占龙的传人,都说他不是一般人,究竟有多大能耐,谁也说不清。说他会识宝,又不见他家中有传世的东西;说他呼风唤雨,也没见他有多大势力;说他有钱,可也不讲究吃穿。我一向不认得他,即使祖上有交情,那也是几代人之前了。倒是臭鱼,同九伯经常来往。

明朝女尸身上的“仙虫”,还有死在西南屋的三姥姥,也不知是什么来头。臭鱼说该去找九伯问一问,九伯要说不知道,那也没人知道了。

我想不出还能找谁,好似失林的飞鸟,无枝可依,只好跟臭鱼去找九伯。九伯也是一双夜猫子眼,在胡同一头摆摊儿卖旧货,说话客气极了,可是看不出有多大能耐。听臭鱼说,九伯以前手眼通天,后来不想折腾了,回到挑水胡同摆了个小摊儿,卖些破东烂西,不为挣钱,只当解闷儿。

臭鱼他是打八岔的,以前帮九伯看过摊儿。既是熟人,他也不瞒九伯,将我们在挑水胡同的遭遇,从头说了一遍。三姥姥从明朝女尸身上取“仙虫”,是用的一个金盒。他又拿这个金盒给九伯看。九伯听完臭鱼说的话,没觉得非常吃惊。当年崔老道往西南屋埋下白脸儿棺材,他多少知道一些,那个祸害迟早要出来,保不准落在谁脑袋上。他说:“咱们几家是祖上三四辈的交情,你们能来找我,是信得过我,我一定会帮你们。刚听你们说的这个三姥姥,十有八九是个五行道。”

我和臭鱼很是意外:“五行道?那不是跟当年的崔老道一样?”

九伯说:“不一样,崔老道是天师道,五行道却是魔古道的一支。当年官府镇压五行道,那也是人尽皆知。五行道善于魇镇之术,是个出自湘黔交界的道门。那一带夷汉杂处,蛮獠交错,俗尚妖法。所谓‘五行道’,无非是自己抬举自己的称呼。民间传说放蛊,是将五毒置于同一瓮中,使其互相厮杀,活下来的一毒即为蛊。五行道与之相似,一个师父传五个徒弟,五个徒弟自相残杀,只有活下来的一个人蛊可以得到真传,是这么个五行道。”

【6】

九伯听过我和臭鱼说的遭遇,他说,显而易见,明朝女尸并非宫人,而是当年盗走“仙虫”的五行道门人。她扮成宫女躲进了皇宫,又困在乱军之中无路可逃,不得已吞下“仙虫”投井身亡。过去了一百多年,才有侍卫发现她的尸首,还以为是殉难投井的明朝宫女,厚葬于西关外烈女坟,棺材又被伏虎庄的盗墓贼挖了出来,又几经辗转,埋到了死过人的西南屋。

三姥姥多半是五行道的传人,半年前搬来挑水胡同,正是为了盗取“仙虫”。三姥姥那套妖术,说穿了,无非是魇镇之法。西南屋门前的死孩子,据传是庙中供养的千年妖胎。

按迷信之说,三姥姥的道行没有胎里道的高,犯了她的忌,有门也不敢进,借故同对门的二嫂子斗风水,迫使西南屋的住家搬走,又打算借纸人魇镇,妄图害死崔大离。没想到崔大离会踩八卦,躲过了这一劫。接下来的事儿,我和臭鱼也都明白了。但是全身肉须的“仙虫”埋在棺材中三四百年还能动,如若飞到活人口中,则会在瞬息之间使人肌肤寸裂,烧成了灰也没死。我和臭鱼吸进飞灰,终日感觉身上有一条条长虫爬来爬去,臭鱼也是如此,看来不是我的错觉。我们惶惶不可终日,不知有没有性命之忧,所以找人问个究竟。才知,过不了一两年,我们会被“仙虫”吸成干尸。

我和臭鱼真是怕了,决定去找五行道。五行道供奉“仙虫”多年,或许有让我们活命的法子。

九伯摇头说:“没处找了,尘世滚滚,朝代更迭,旁门左道绝迹已久,三姥姥以外,不见得还有传人。”

我和臭鱼垂头丧气,也只得死心了。生有时辰死有地,不是自己做得了主的。不过我们还有几处想不明白:五行道在什么地方找到的“仙虫”?那个女子为何盗走“仙虫”?该不会只是为了尸身不朽?当年在余家大坟破庙批殃榜的崔老道,必定看出白脸棺材中的东西不能动,谁动它谁死,所以埋到西南屋下,连他的后人也不告诉。一直以来,我们的所见所闻,无不是“仙虫”的可怕之处。供奉“仙虫”的五行道,明朝末年盗走“仙虫”投井而死的女子,还有那个鬼鬼祟祟的三姥姥,这么多人要找“仙虫”,拦都拦不住,全是为了寻死?

九伯说:“真让你们说中了,五行道供奉‘仙虫’,不是为了送命,而是想成仙了道。”

我说:“那也奇了怪了,吃五谷杂粮的人,有几个可以成仙了道?要说过去五行道信这个,倒也说得过去。以往那个年头,不信的人不多。可如今是什么年头了,三姥姥还信这个?”

九伯说:“你信不信在你,反正是有人信,迷而后信,迷在里边了,要不怎么叫迷信呢。”

臭鱼说:“我也听不明白了,得了‘仙虫’可以成仙?成仙了干什么去?”

我说:“你说成了仙干什么去,喝西北风呗,吸风饮露、不食五谷,那不是喝西北风吗?”

臭鱼不信:“再挣不来钱,我也喝西北风去了,还用得上‘仙虫’?我是想不明白了,怎么会有那么多人要当神仙?不吃不喝活上千年万载,那有什么劲?说到底,世上还是苦人多,好比你我这样的穷光棍倒霉蛋,活了二十多年,一个困难接着一个困难,一个麻烦连着一个麻烦,再多活两百年,无非也还是这套。”

我说:“你这么说也是没错,只不过大部分人不会这么想。”

臭鱼说:“那该怎么想?”

我说:“你得这么想,好死不如赖活着,万一是天将降大任于你……”

臭鱼说:“你赶紧给我打住,我只听说天将降大任于死人,凭什么我成死人了?”

我说:“什么叫天将降大任于死人?我看我跟你说了你也听不明白,你只管这么想,万一天将降大任于你,先饿你几顿,穷你几年,过后才让你出头,你没坚持住提前死了,那不是王二爷剥蒜——两耽误吗?”

臭鱼说:“怎么叫两耽误?”

我说:“老天爷看错了你,你也看错了老天爷,可不是两耽误吗?”

臭鱼说:“那要按你这么说,我还能有天降大任的命?”

我对臭鱼说:“我说的是万一,万里还有个一!可你要是吹灯拔蜡了,那就只能是个零!”

臭鱼说:“我还是当一好了……”

我说:“你能当二百五。”

臭鱼说:“不必天降大任,只要老天爷让我发了财,我给他当俩二百五我也认了!”

我说:“要不是崔大离他勾搭咱俩,咱们能惹上这么大的麻烦?你居然还惦记着发财?”

臭鱼说:“我师父当年说我五行缺财。”

我说:“你师父没好意思说你五行缺揍。”

臭鱼说:“你五行缺德是不是?简直没法跟你商量正事儿!”

九伯说:“听我一句劝,性命攸关,闲话少提。你们瞧见这个金盒没有?上边不是有花纹吗,细一看,是两个熊头虎躯的恶兽守在树前。相传关外有仙树,‘仙虫’长在仙树之上,吃了‘仙虫’而不死的人,不仅看得见仙树,还可以上去成仙了道!五行道的人深信此说,可是死了很多人,也没一个能成,不得不供奉起来,想等找到法子再说。明朝末年盗走‘仙虫’的女子,扮成宫女躲在皇城,多半也是想不出法子了,走投无路之际坠井身亡。后来埋到烈女坟中,过去了几百年,仍是面容如生。可再怎么如生,那也是个死人,更别提什么了道成仙了。若不是你们误打误撞,用陀罗尼经宝衾裹住‘仙虫’,一把火烧成了灰,可能永远没人猜得到居然是这么回事儿!”

【7】

九伯告诉我和臭鱼,上关外找到“仙树”,说不定那是一条活路。

我和臭鱼十分绝望,说来容易,可是上哪儿找去?那什么什么树,我们听都没听过。

九伯说:“有福之人,千方百计莫能害他;无福之人,遇沟壑也丧性命。正是‘有福之人不用忙,无福之人跑断肠’。命是天定,岂在人为?既然你们没死,可见你们有这个命!”

臭鱼说:“有没有这个命,我们也没处找去,不知道去哪儿找。”

九伯说:“还是看这个金盒。树下有两个熊头虎躯的恶兽,那是关外的猛犬,一种大得吓人的巨犬。古代戎人才有这样的犬形纹,不是中原的东西。古代北方的蛮族合称为‘戎’,戎人尊犬为神。中原没有这样的风俗。古代戎人分为几支,有山戎、西戎、北戎、尸戎等。图腾中常有白犬,故称犬戎。戎人崇拜的巨犬熊头虎躯,不一定真有,好比是中原的麒麟。”

西周时期,犬戎在北方称雄一时,几度进犯中原,攻破了西周都城镐京,掠走了周鼎在内的大批珍宝,后来势力逐渐衰弱分裂。到了隋唐时期,一支犬戎退进大兴安岭的原始森林,后世称这支犬戎为乌觉,意思是住在树洞或山洞之中的人。洞屋形如古冢,上边只有一个洞口,用于进出。乌觉保持了穴居的习惯,崇神信鬼,图腾中也有白犬,可以说仍是古代犬戎中的一支。戎人有绘画没有文字,因此民间传说很多,古史上的记载却很少。北宋年间,辽国皇帝御驾亲征,统率二十万辽军征伐犬戎,犬戎抵挡不住,几乎被辽军灭尽,余族被迫躲进了茫茫林海。

辽军征伐犬戎之时,没找到犬戎从中原掠去的宝鼎,却得到一个金盒,里边是犬戎供奉的“仙虫”。犬戎祖先以树为坟,树坟即是树洞,相当于犬戎的祖庙。此树古称“椹木”,上连九天,下接九泉,而且树中有树,“仙树”也长在大树洞中。辽灭犬戎之后,余下的戎人逃进了那个树洞,当年戎人掠走的西周鼎以及大批金玉都在其中。但是征伐犬戎的辽军找遍了深山老林,也没找到那棵大树。直至辽国灭亡,“仙虫”落入了旁门左道手中。九伯能帮我们的,仅有这么多了。千百年前的传说,传下来的内容不多,他也是半信半不信。可这些话,不是憋宝的人说不出来。他说他是窦占龙的传人,看来倒有几分可信,他说应该去找“仙树”,那也没错。

但是他这一竿子支得可够远的,支到关外去了!大兴安岭,横跨内蒙古高原和松辽平原,在古满语中,“兴安”意指苦寒之地,覆盖着茂密的原始森林。当年辽国的二十万大军尚且找不到犬戎的去向,我们两个穷光棍,要钱没钱,要势没势,要能耐没能耐,该上哪儿去找“仙树”?我们俩自己给自己吃宽心丸,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可也说不定因祸得福,不但死不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7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