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杠上邪肆王爷-第5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皇碌摹!
  每当听到这句话,他便真的觉得什么事情都没有了,他的姐姐是这么的厉害,总会为他撑起快要塌下来的天。
  这些年,辗转与各处,他被迫与宁墨分离,每个他觉得快要熬不下去的痛苦日子里,他都在脑海里不断的回响着这段话。
  姐姐会来救我的。
  他是这样一遍又一遍的安慰着自己,才不至于那么早的绝望崩溃。
  他想要努力的成长,等他和姐姐重逢的时候,可以变成一个大人,不再是那个软弱的,姐姐的拖油瓶。
  可现在看来,他依旧是胆小与软弱的。
  宁墨的这句话,诱发出方洛所有的委屈,他竟不管不顾的流起了眼泪,对着宁墨道:“姐姐,你为什么来得这么迟,这么迟,我以为,自己就快活不下去了,我以为自己再也等不到姐姐你了。”
  方洛的每句话都重重的敲在宁墨的心间,她伸手从博林怀里接过方洛,终究还是没有落泪,只是狠狠咬了下自己的下唇,好半天也没有发出声音。




☆、弟弟方洛4

  博林和老六识相的退了下去,不打扰这两姐弟的重逢。
  令宁墨更加心疼的是,方洛的身子竟然这般的轻,她抱住他,竟一点也不觉得重,这点让她喉咙干涩的厉害,发出来的声音亦是涩涩的,“对不起,是姐姐来迟了。”
  她仿佛可以想象到,这个瘦小的少年,把所有的期望都寄托在自己的身上,在无数个无望的日子里,这样的盼望着她的到来。
  “可是我不怪姐姐,我一点也不怪姐姐。”方洛用力的抱住宁墨,“因为我知道,姐姐一定会来救我的。”
  方洛泪痕未干的脸上,绽放了一个乖巧的笑容,带着些讨好。
  宁墨将方洛抱得紧些,“告诉我,他们都对你做些什么。”
  如果可以,宁墨也不愿意方洛去回忆这些不愉快的事情,可是没有办法,她必须知道,完完整整的知道,这些折磨方洛的人,她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宁墨从来就是不什么善良之辈,在现代她因为职业的特殊,为人亦是冷酷,莫名其妙穿越到了这个陌生的朝代,不住的被人利用,她看惯了宫中各种算计与尔虞我诈,她才不是什么圣母,可不想放过那些伤害到自己,与自己所爱之人的人。
  果然,听到宁墨的话,方洛眉心一皱,身子都禁不住瑟瑟发抖。
  “方洛,不要害怕,你安全了,姐姐在这里,以后,再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
  “方洛,你听到了没有?告诉姐姐,你的那些苦,不会白受的。”
  言语从来就是不是宁墨的强项,一般而言,她也不愿意与人做过多的交谈,她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可这一刻,她却十分希望,自己拥有西陵易之那些会说话的嘴,可以好好安慰方洛,帮助他走出那些黑暗的记忆。
  “嗯。”方洛深吸了一口气,自我安慰一般,徐徐说着:“不怕,我不怕。”
  “是的。”宁墨一手带着安抚的拍着方洛的背,“不怕,姐姐在,不怕。”
  宁墨抱着方洛,坐在榻上,像极了一个母亲抱着自己心爱的孩子,即使宁墨动作生硬,但看起来很是柔情。




☆、弟弟方洛5

  母性的光辉是每个女人天生都具备的,即使冷酷如宁墨,亦是如此。
  这一夜,方洛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无尽个日日夜夜里,他都被关在一个昏暗狭小的空间里,厚重的窗帘将阳光层层遮挡,透进来的光极其的稀薄。
  那么多个日日夜夜里,他就是被困在那里,渐渐分不清楚白天与黑夜。
  几乎密闭的空间里,连空气都变得稀薄,他只觉得窒息般的难受。
  一开始也会挣扎,一开始也会呼喊,可是渐渐的,他就连说话的欲望也没有了。
  没有人会搭理他的,无论怎么呼喊,都得不到回应。
  就像是一个人被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独立的存在着,无论自己做什么都得不到回应。
  那种感觉
  简直可以把一个人逼疯。
  食物一般是半个月送来一次,这个时候他才可以感受到人气。
  然而最最折磨他的,远不止如此,最让方洛痛不欲生的是每个月的“药浴”,为了牵制宁墨,他每个月都会被强行扔进药桶里,浸泡一个时辰。
  这一个时辰漫长得就像是一个世纪一般,那个药桶里装的全是毒药,那些毒并不剧烈,不足以一次致命,只会每次经过这样的浸泡,一点点的渗入他的骨髓,那样蚀骨的疼痛不是常人所能忍受的。
  方洛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些人是如何将他按在桶子里,按在那逃离不开的疼痛里,冷言冷语的嘲讽着。
  他毕竟只是个小小的少年,心气再高也只是个小小的少年。
  那样剧烈的疼痛,方洛曾经无法忍受,只能出声求饶道:“受不了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你们放过我吧”
  可是那些人又如何肯放过他呢,只是将按住他手的力道加重了而已。
  “放开!”方洛大吼着:“你们刚开我!”
  然而得到只是一声冷哼:“哟,还当自己是什么受宠的皇子不成?不过是个任人鱼肉的质子,你有喊什么喊?”
  还挡自己是什么受宠的皇子不成
  不过是个任人鱼肉的质子
  任人鱼肉的质子
  质子
  是啊,质子。




☆、弟弟方洛6

  这两个字变态的在方洛耳边回响着,比这木桶里的药更蚀骨的疼。
  他从来就不是什么受宠的皇子,他哪里是什么受宠的皇子。
  一直以来疼自己的,就只有姐姐一个啊
  可是姐姐呢,现在在哪里?她知道不知道,我一直在等着他啊
  这样想着,方洛便再不吭声了,仿佛灵魂和自己的肉体分离了,那些肉体上的苦痛再与他无关。
  痛着痛着就麻木了,他不去在乎了,仿佛真的就不疼了。
  方洛再不愿意吭声,性子越来越孤僻。
  他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就是等着宁墨来救他,他也相信,宁墨一定会来救他的。
  方洛讲完后,发现这些事情讲出来时确实很是难受,但讲完后却是意想不到的解脱之感,只觉得那些曾经沉甸甸压在自己心头的东西,全部被掏出来了,整个人说不出的轻松。
  方洛对宁墨依赖得很,一刻也不愿意离开宁墨,仿佛宁墨就是他整个世界,一看不见,那种无力感就会将他淹没。
  他不是个心里强大的人,他软弱又胆小,只能依赖着宁墨,这些方洛都知道,他都不否认。
  于是宁墨只能陪着方洛,她不会哄人,怎么哄都觉得别扭,但还是一遍一遍安抚着方洛,直至他睡过去。
  方洛一睡着,宁墨便起身朝房外走出,博林和老六果然在门外候着。
  “山主”
  博林和老六正要给宁墨的行礼,却被宁墨扬手打断,眼睛瞟了瞟不远处的庭院,示意他们跟她过去那里。
  方洛好不容易入睡,她唯恐会再将他可吵醒。
  博林和老六会意的跟上宁墨。
  宁墨绷着一张小脸,淡淡道:“方洛是事,谢谢你们。”
  “山主客气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老六话音刚落,博林便接话道:“是啊是啊,我早说救出方洛是没有问题的嘛,那些人真够心狠的,好好的一个人给生生折磨成这个样子,看得人都心疼。”
  相比较博林的大大咧咧,老六为人看起来就成熟稳重得多,思虑什么的都比博林来的更加周到。




☆、弟弟方洛7

  老六说道:“山主,既然方洛已经救出来了,我们就早些启程吧,毕竟白日里我们是从洛溪皇帝手中救出了你,晚上又闯了太子府,只怕洛溪国不会轻易放过我们,此地不宜久留,早走为妙。”
  宁墨却不接这个话题,只是兀自的开口,“方洛的身体很不好,他身体的毒还没有解。”
  且不说她从没有想过要去那什么飘渺山,就算真的要去,也要等方洛身子稳定了,方洛现在的身体,实在是不宜远行,只怕受不了颠簸。
  宁墨相信眼前这两位可以治好方洛的,飘渺山的医术不是很出名么。
  果不其然,博林立刻回道:“这个山主可以放心,方洛的毒包在我博林身上,一定会解的。”
  宁墨满意的点头。
  老六却仍不死心的继续问道:“那么山主,明日可否启程?”
  宁墨又一眼刀子刷过去,“方洛的毒没解之前,我是不会去飘渺山的。”
  “可是山主”
  老六话来没有说完,房间里便传来了方洛不安的叫唤声。
  “姐姐!姐姐你去哪里了?!”
  闻言宁墨不待博林、老六答话,就急忙朝房间走去。
  洛溪国危险?
  是,她当然知道自己得罪了洛溪的皇帝和太子,可是那又怎么样?
  她从来不怕。
  没有什么比方洛的身体的更重要了。
  可是在宁墨一步步走回房间的时候,有一个声音却从她的心底跑出来,带着讥讽的对她说。
  可是宁墨,你不愿这么快去飘渺山真的仅仅是因为方洛的身子吗?
  承认吧,你在等西陵易之,承认吧,你在等他。
  这个声音不住的在柠檬的脑海里闹腾着,宁墨只觉得头疼得慌,用力的推开门,低咒了声:“见鬼的西陵易之,我决不是在等他。”
  一看见宁墨的身影出现在房间里,方洛的悬着的心才放下来,“姐姐去哪里了?”
  宁墨不欲多说,只是摇了摇头,坐到床榻边上,握住方洛的一只手,“继续睡吧,你需要好好休息。”
  方洛仍有些不安,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姐姐会不会又突然不见?”




☆、弟弟方洛8

  方洛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刚刚一睁眼没有看见宁墨的那种恐慌,就像从云端突然坠落下去。
  方洛的这种依赖让宁墨理解却有些无奈,只能安抚道:“睡吧,我不会不见。”
  “真的,姐姐一直在这陪着我?”
  “嗯。”
  “真的真的真的?”
  “嗯。”
  “不骗我?”
  “”宁墨只觉得自己额上一定满是无语的汗滴,只好皱了皱眉头,拿出属于姐姐的威严,收敛了脸上的柔和,冷声道:“快些睡,不然我便走了。”
  这话对方洛而言果然极其的有用,他立马不再闹腾,乖乖的闭上眼睛,复而偷偷的睁了睁眼睛,偷偷瞄了瞄宁墨的表情,见又恢复平常的样子,终于安心的睡了过去。
  只要姐姐在就什么都不怕了。
  梦里的那些妖魔鬼怪也害怕姐姐,只要姐姐在,那些折磨人的梦魇便不会再来扰他了。
  嗯,有姐姐真好。
  ——————————————————————
  方洛这一觉睡得很沉,直至第二日正午才醒过来,而宁墨遵守诺言的守了他一夜,握着他的一只手,依靠在床头,就这样睡了一觉。
  方洛一睁开眼睛便下意识的去看宁墨,对上宁墨那双清澈淡漠的眸子便莫名的安心,乖巧的莞尔,甜甜的唤道:“姐姐。”
  宁墨点头,“醒了?”
  “嗯。”方洛坐起身子,揉了揉眼睛,唇角的弧度溢满了满足,“有姐姐在,睡得很安心呢。”
  听了这句话宁墨心头一软,只觉得自己守了大半夜也算是值得了。
  宁墨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身子,站起身来。
  一见宁墨的动作,方洛立马紧张起来,马上慌张的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