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杠上邪肆王爷-第2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她也就能够死心,不再缠着他,总想要嫁给他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不过这一次嘛
  眼看着夜凌竟然因为西陵易之而跑到战场上来,一个姑娘家,这样大咧咧的跑到男人堆里,甚至是死人堆里来,像什么样子?
  夜凌家里的人已经开始发觉不对劲了。
  他们早已经下了决心,这是最后一次任由着夜凌胡闹。
  这一回之后,再没有结果,他们就要逼着夜凌收心,帮她找门当户对的人家准备定亲了。
  而此时此刻,可怜的夜凌却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就要被定下来了
  还在暗自发脾气。
  *
  宁墨一人进了军营没多久,西陵易之就追了上来。
  西陵易之这个身份有点儿特殊的王爷,在洛溪国算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长了一张娃娃脸,明明二十多了看上去还像是十几岁一样。
  由于这张脸,他到了哪里根本不需要拿出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自然有人自动为他让路,方便他行事。
  就像此时此刻——
  巡逻的士兵原本要拦下宁墨的,看到追着她的西陵易之之后,连忙收回了长枪,响亮地大叫了一声王爷,然后对他行礼。
  西陵易之一直摆了摆手之后,那一队士兵很尽职尽责地继续巡逻去了,而西陵易之开始跟宁墨介绍洛溪大营的事情。
  “墨墨,我们要如何行事,最好能跟刘征说一声,让他给予配合,我们也好行动,而且你这一次的行动,也需要士兵指挥不是?我们去跟刘征调兵,把接下来的行动跟他说清楚了。你看呢?”
  宁墨就算再会打仗,现在也只是光杆司令一枚,就算是个天才又怎样?
  




☆、疑似情敌10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
  她打仗再厉害,也得指挥着士兵上,不可能自己一个人冲上去杀光祁阳二十万大军是不是?
  所以嘛
  跟刘征合作是在所难免。
  宁墨回头,冷冷地看了西陵易之一眼:“你是说?”
  她哪里会听不出来。
  刘征的意思
  配合刘征?
  这个刘征如果是个心胸宽广的三军统帅也就算了,如果不是,会怎么对待她,西陵易之这个从小在皇宫里长大见惯了阴谋诡计的皇子,难道会猜不出来?
  她只是不爱说话,不是傻子。
  刘征如果不肯配合她,会做出些什么事,一点也不难猜测。
  阴谋诡计她只是不屑用,不是什么都不懂、不知道。
  西陵易之又朝着宁墨露出讨好的笑容,打了个哈哈道:“嘿,哈哈,别这么说嘛,墨墨你是知道我对你的心的啊!有我在,哪里会让刘征胡来,而且他也不是个不知好歹的人。你放心吧,我们这就去见他,跟他说明情况。”
  宁墨点头。
  两人见到刘征的时候,他正在军帐里处理军务。
  帐中除了两名他的护卫之外,还有一个传令小兵,一共就四个人而已。
  宁墨进来后就负手而立,什么也没说。
  而西陵易之,却是笑眯眯地凑上前去:“刘将军,你在干什么啊?这些天忙不忙?赶路苦不苦?唉”长叹了一声之后,竟然不知道在哪里拿出一把折扇,开始忽而上忽而下地扇个不停起来。
  扇了几下表示过得意之后,他接着说,“唉,真是让人为难,我既为刘将军的辛苦愤愤不平,又觉得如果真让本王领军,本王是绝对受不了这行军之苦的。故而啊——也只能麻烦刘将军你了。”
  刘征闻言,脸上露出苦笑。
  这娃娃脸的宁王殿下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模样
  行军吃苦?
  等到上了战场,他大概才会知道,这行军实在是算不得苦的吧?
  他实在弄不明白,到底为什么皇上会派了这位宁王殿下来做这一次的副帅,难道就因为他与太子殿下素来亲厚?
  不可能吧




☆、疑似情敌11

  与太子亲厚的,好像也不止这一个皇子啊。
  为何就他得到这样的机会?
  照理说,大家伙儿都是知道的,皇上会把皇室中人放在军中,绝不会是为了带兵打胜仗,不过是为了在战场上历练一番,顺便不费吹灰之力地立一些军功,好让皇上有个赏赐的借口罢了。
  这位九皇子宁王殿下,大概也是如此吧?
  希望如此。
  若真是如此,他只能盼望着,这位宁王殿下安分一些,只等着军功拿就行了,千万别指手画脚去做些什么。
  赵括纸上谈兵的故事经久不衰,诸人当引以为鉴,决不可再犯此等错误。
  想必这一点,宁王殿下出门之前,皇上应该有交代过他吧?
  想了想,刘征肃容说道:“宁王殿下,副帅营帐已经备好,可要臣送您过去?”
  西陵易之立即摇头再摇头,笑意吟吟地说道:“不不不,本王还有事没跟你说呢!”
  刘征一脸诧异地站起身来:“宁王殿下有什么吩咐?请直说。”
  西陵易之偏了偏头,瞪了瞪眼睛,见刘征确实一副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事的样子,只得说道:“本王的身后这么大个人你看不到?你的眼睛没问题吧?”说着又瞪了瞪眼。
  这老家伙,他早已传信来,那几个迎出去的武将都知道他的墨墨也要跟着来,知道去迎接了。
  怎么他现在自己带着墨墨走到他的营帐里,他还装看不到?不提起宁墨的事情就算了,竟然问都不问一声,他是什么意思?想做什么?
  刘征姿态随意地看了西陵易之身后的宁墨一眼,方正严肃的脸上露出微微一笑:“宁王殿下初次到军中,带个贴身侍婢,也不是不可以,相信大家都会理解。”
  “什么?!”西陵易之简直可以说是暴跳如雷,“你说什么?!我的墨墨是侍婢?你才是侍婢你才需要带着侍婢来军中!本王可不需要!还有,你敢说我的墨墨是侍婢,你你你!你这糟老头子,到底什么意思?没收到本王之前写来的信吗?这是宁墨,宁墨!”




☆、疑似情敌12

  谁知道刘征却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有点不解地说道:“宁王殿下的侍婢叫宁墨,自己知道便可以了,为何要告知臣呢?臣”
  西陵易之懒得听他这样装傻东拉西扯地打太极,直接冷哼了一声打断他:“你这糟老头!没事就爱装傻是不是?本王明明记得你以往并非如此,此时这样是什么意思?想给本王个下马威?你大可放心,本王不会对你如何的,更不会对不擅长的东西指手画脚。本王再说最后一次,她是宁墨,昙玥皇朝来的宁墨!”
  他的耐性算是好的了,这个刘征实在是不识时务,以往在朝中并未听到他是这等作风啊,今天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他也有些难以理解。
  刘征听了西陵易之的话却已经不动神色,只是目光从宁墨身上一掠而过:“昙玥来的?宁王殿下的意思莫不是”
  “怎么?”西陵易之耐性用尽之后,恶声恶气地说道。
  刘征毫不在意,只是板着脸继续问:“宁王殿下的意思是想告诉臣,这位宁墨姑娘在月前带着昙玥的一队千人骑兵,对祁阳的补给运送队伍进行过成功拦截的事?”
  西陵易之满意地点了点头,却听到已经年近半百的刘征又继续故作不解地说道:
  “可这不过是小事,宁王殿下此时特意向臣提起,不知何意?”
  西陵易之终于不耐烦了:“你少在这里给本王装大头蒜!宁墨立下的功劳如何,不必你来评价,所有人都已经知晓。本王对于行军打仗并不在行,所以特意想办法为我洛溪大军带回来一位将才,没想到刘征将军你竟然是这个态度!怎么?看不上,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是吗?很好。”他眨巴眨巴眼睛,“那刘将军能一战大获全胜最好,本王最高兴不过,这就去自己的营帐中等着祁阳退兵、刘将军凯旋的好消息了。”
  他即使是生气,还是一脸笑容的样子,好似在告诉人家:我不是真的生气了,是在跟你开玩笑而已,请你千万别当真。





☆、再次对上1

  看上去不仅一点儿也不可怕,反而有点滑稽可笑的样子。
  这时,从进了营帐就一言不发,只是冷眼旁边的宁墨终于动了一下,她朝着刘征点了下头,很平静,很淡然,完全没有被人轻视了的愤怒和怨气。
  之后,她很淡定地转身,往外走去。
  西陵易之本来还要继续发脾气,却听到刘征喝了一声:“站住!”
  原本正要说话的西陵易之被这一声震住,一下子静止住。
  而已经走到门口的宁墨脚步也停了下来,她慢吞吞地转过头:“有事?”声音也很是平静。
  刘征却已经大步走上前来,厉声说道:“你就算在昙玥立了些小小的功劳,可这里是我洛溪大营,你一个无官职无身份的异国人士,竟然敢如此无礼,无视本帅,无视宁王殿下?!”
  这一番话说得冷肃,十分不客气,语调更是严厉得很。
  而说出这话的刘征又是位久经沙场,手上沾过无数鲜血的大将军,身上煞气很重。
  如果是寻常人,大概早就受不了,跪倒在地了。
  可宁墨却眼也不眨一下,依旧很平静的模样,面无表情地说:“结果?你想怎样?”
  原本在心中期待着她有点反应的刘征见到她的反应,不禁大失所望,心中心思急转,面上却不露分毫,依然严肃地说:“不是本帅想如何,而是你!”
  西陵易之在他的身后发出一声怒喝:“够了!”
  刘征转过身去,宁墨的注意力也转移到了西陵易之的身上。
  只见西陵易之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眼神阴鸷而森冷,娃娃脸上全是阴郁:“刘征,本王不过是给你面子,你如今当着本王的面如此言语姿态,是想做什么?不把本王这宁王殿下放在眼里,你想造反吗?!”
  这样一顶大帽子压下来,刘征立即低了头:“微臣不敢。王爷息怒。”
  西陵易之一声冷笑:“息怒?本王看你这三军统帅做得实在够威风了,竟然耍到本王头上,你到底想如何?”说着,神态竟然带了一丝蛮横地踏前一步,逼近刘征。




☆、再次对上2

  他毕竟是皇室人员,天生贵气,再加上刘征不过是战场上杀得人,根本不算私自动手,没有什么针对性更不存在私仇,而西陵易之的身手,哪里是他比得上的?而且西陵易之杀人手段之残忍,杀人之多,只怕也跟这位在沙场上历经生死的大将军相差无几。
  想当年,他从祁阳国回洛溪,途中刺客数不胜数,他势单力孤,大多都是亲自动手料理。
  这样的一次经历,如果让人知道,只怕会称呼西陵易之为杀人狂魔。
  不过是知道的人少而已,但他的杀气与威严一旦毫不掩饰地放出来,刘征也不得不低头,心中一凛。
  可是
  刘征咬了咬牙,顶着无数压力还是硬着头皮强硬地说道:“宁王殿下,并非微臣有心如此,而是昙玥与我洛溪本就关系微妙,此时联盟,战后又是何等境况,尚未可知。如今宁王殿下带了个昙玥的将军来,若臣不用,宁王殿下有意见,若臣用,若出了事,对洛溪如何交代?且这位将军的才能是否真如传言所说,尚待证实,故此臣实在是为难。”
  说来说去,就是怀疑宁墨有没有能力。
  西陵易之更加不高兴了,正要继续发怒,却听到宁墨淡淡地说:“是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