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重生之王妃要上位伦家玄-第8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掖耸崩涔锞睬那牡模萌烁芯跻跎究昭蘼甲咦牛睦锔芯跤行┟摹

    待她走到一个长廊的拐弯处,迎面突然出现一个披头散发,看不清容貌的人,看身材好像是个女子,只见她只穿着里衣从自己跟前走过,好像并没有看到她一般。

    跺拉着脚步,晃晃悠悠的模样。

    那里衣可能穿的时间有些长,已经有些看不出本来的颜色,而且当那人走过她的时候,司空艳甚至闻到一股可疑的臭味,等她回头看的时候,才发现那人衣裤后面有一大瓶可疑的褐色的东西。

    司空艳瞪大双眼,想到那可能是人体的排泄物,一阵恶心,差点呕吐出来。

    她拍拍自己的胸脯,给自己打气,都活了百年了,什么东西没见过,怕什么,更何况这地方只是阴森一点,怨气大了一点,就算有鬼,那也是同伴,有什么好怕的。

    司空艳定了定神,继续朝前走着。

    因为给自己做了足够的心里建设,这次在看到一些景象,她便显得淡定的多了。

    能躲就躲,躲不了就跑。

    只是这皇后究竟被关在哪了。

    司空艳皱了皱眉。

    终于在她走到一个紧闭的房间门前,那房间刚好传来一阵尖利的声音。

    司空艳面色一喜,这可不正是禹青的声音。

    她还在思考该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去探望这皇嫂,是悲伤,同情,还是其他,可是紧接着房间里又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司空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怒火陡然上升,因为这说话的男人的声音,她简直是太熟悉了,熟悉的她都有想进去将他一刀捅死的感觉。

    昨夜还在床上和自己翻云覆雨,今天一早上没见人就算了,现在还敢来这里跟他老情人叙旧,当她是死的不成。

    司空艳怒火上升,抬起脚正要踢门进去,可是想想,又收回了那条已经抬起的腿。

    笑话,现在禹青都进后宫了,估计是翻不了身了,自己这模样进去,可不显得自己跟个怨妇一样,在让她一个已经进了冷宫的人鄙视就有些失面子了。

    再说,那样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好像特别在意公孙安一样。

    就在司空艳举棋不定,胡思乱想间,禹青又发出一声尖叫。

    司空艳被这叫声吓了不禁抖了一抖,回过了神。

    “你设计我,是你对不对,为什么,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的花花都去哪了,小二难不成是写崩了不成,为啥子都没有花花了,好伤心好难过,。

    可怜可怜我吧,给我一点爱,可怜可怜我吧,骄傲的女孩。

    对了小二的新文《二缺姑娘有力气》正在全文攒搞中,敬请大家期待。不要忘了收藏哦。


    第100章 结局已注定


    司空艳愣了一下,这对话好像和她想的有些不一样,难道接下来要上演的是虐恋情深不成。

    司空艳暗自庆幸,多亏刚才没有一时气愤一脚把门踢开否则到哪去看上这么一场好戏。

    只是虽然心中这么想着,可是到底有些不舒服。

    她越发屏住呼吸,将身形藏好,透过有些破损的窗纸看向殿内。

    “你在说什么,本王听不懂,你给大皇子下毒,关本王何事。”公孙安有些厌恶,都这个时候了,没想到这个女人还一副不知悔改的模样。

    禹青狰狞着脸,双眼泛着红丝,额头青筋暴起:“你骗人,明明是你,是你对不对,不是你是谁,是公孙杰,公孙杰对不对。”禹青的声音已经带了些癫狂。

    “本王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皇嫂无事的话,那本王就先告辞了。”

    公孙安现在每多看一眼禹青,就越恶心一些,当年的他居然觉得这个女人纯真美好善良,竟然还有过想和她过一辈子的想法。

    想到这里,他暗自庆幸,多亏有皇兄啊,否则

    “你不要走,不要走,不能走,安,救救我好不好,救救我,不是我,不是我干的,大皇子不是也没事吗?真的不是我。”

    禹青语含乞求,她赶忙抓住公孙安的衣袖,手因为用力,青筋毕露。

    公孙安叹了口气:“早知当日,何必当初呢。”

    “救我,救我,你一定有办法的,你去向皇上求情,向太后求情,看着往日我们的关系上,好不好,以后我不会了,真的不会了。”

    公孙安皱了皱眉,将自己的衣袖从禹青手中拽出,慢慢的抚平那被禹青抓的褶皱:“恕难从命。”

    “你骗人,你骗人,你不想救我,你明明知道不关我的事,是李淑然那贱人陷害我。”禹青开始大吼,一阵阵尖利的声音,真的在外偷听的司空艳耳朵发麻。

    “不关你的事,人证物证聚在,你说不关你的事,你的贴身宫女已经交代所有还不承认是你。”

    “彩蝶?”禹青有些不可置信。

    “你说呢,要不是宫女发现的及时,大皇子就将你命人放在汤里的鹤顶红喝个干净了,到时候就算神医在世,也难回天乏术呢,谋害皇家子嗣,其罪当诛。”公孙安厉色道。

    禹青听了,先是有些呆呆的摇着头,听到某处时豁然抬头,双眼放光,好像绝处逢生的模样:“鹤顶红,是鹤顶红,不是我,就知道不是我,我让人放的明明是五毒散”

    话还没说完,她唰的捂住了嘴,满脸惊恐的看着公孙安。

    “承认了吧,还说不是你。”

    “你诈我。”

    “是又怎么样。”

    禹青踉跄退后两步,瘫倒在地。

    她的浑身早已不复当日的繁华,那皇后的宫装早已被拔去,身上此时还不知道套的是什么时候的一副,她的头发凌乱,此时倒在地上,一副失了魂魄的模样。

    公孙安看着倒在地上的禹青,眼眸中不含一丝感情,更多的是一种漠视,甚至还带着隐隐的厌恶:“你早该想到有今日的,不错,是我,是我收买了你身边的人,你的一举一动早已在我掌握之中,只是,你有今日完全是咎由自取,如果你没有害人之心的话,不论是我还是皇兄,都会留你一命,甚至你可以呆在皇后的位置上荣华到老,可是你偏偏做了。”

    “为什么?”禹青听了公孙安的话,含恨问道。

    “不为什么,那次出使大齐,是你找的刺客,暗害睿王妃,此次归来,同样的派人在一次去刺杀睿王妃,你当本王是死的吗?当真就不会生气,还是你将自己看的太高,以为本王就拿你没有办法呢,至于皇兄,皇兄一直认为你是最适合皇后的人,这些年,你也如他所想,将后宫的权利牢牢把持,后宫也算一片祥和,可是你偏偏要去谋害大皇子,还有你们禹氏一族,实在有些太过猖狂了,已经不把皇家放在眼里了。”

    禹青的结局已经注定,所以公司安不介意让她知道一些事情。

    “呵呵。”禹青癫狂的大笑两声。

    而后恨恨的看着公孙安:“想我死,何必找那么多的借口,我有今天,还不是你们兄弟俩逼的,一个口口声声说要娶我为王妃,口口声声说要与我白头偕老,到头来却娶了别人,将那贱人视若珍宝,而我的真心却一次次被你踩在脚下,你有没有在乎过我的感受,一个娶了我,看似对我宠爱有加,可是却连一个孩子都不肯给我,什么夫妻恩爱,到头来全是一场笑话,那贱人有什么好,他夜夜留宿,还让那贱人生下贱种,大皇子,真是笑话,天大的笑话,这宫中上下谁不表面对我恭敬,暗地了对我嘲讽,说什么我们禹氏一族太过猖狂,你怎么不说是你们放任都后果,都是借口,都是想让我死的借口。”禹青恨恨的看着公孙安,咬牙切齿的发泄着心中的愤恨。

    公孙安暗自摇了摇头,原来禹青心中一直是这样想的,她一直在怪他们,却唯独从不反省自己,他叹了口气:“既然这样,我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便转身离开。

    “你不准走,不准走。”禹青想挣扎的站起来,可是她还未起身,公孙安就已经到了门前。

    “保重。”公孙安最后说了两个字,拉开门走了出去。

    而司空艳早已在公孙安开门的那一瞬一个闪身进了空间。

    她坐在小湖边拖着腮静静的想着。

    原来事实的真像竟然是这样吗?什么私情是她臆想出来的,事实好像是他在为她报仇。

    司空艳感觉自己心中乱乱的。

    过了许久,想着公孙安已经走远,又一个闪身出了空间。

    看着眼前破碎的门,司空艳咬了咬嘴唇,还是算了,没有必要了,她本来是想在刺激刺激禹青的,只是觉得现在,好像没有那个必要了。

    她叹了一口气,准备走的时候,不妨那门被突然拉开。

    司空艳吓了一跳,入眼处,正是禹青那张有些青白狰狞的脸。

    “你来这里做什么。”禹青咬牙切齿,眼中的恨意藏也藏不住。

    司空艳打起精神,暗自腹诽,真的是倒霉啊,都说没必要了。

    “呵,妾身听说了皇嫂的事情,特地来看望皇嫂的,也不知这冷宫您住的惯吗。”司空艳语气温柔,好像十分关系她的模样。

    “你是来笑话本宫的吗?”禹青语气阴森。

    “皇嫂说笑了,妾身与皇嫂往日无冤,今日无仇,这笑话二字,从何说起。”

    “真的只是看我吗?”

    “当然。”

    司空艳点点头。

    “哦,本宫,要去一个地方了,只是那里可能有些寂寞,本宫想着与睿王妃做个伴,可好。”说着迅速的将双手伸向司空艳的脖子。

    司空艳对她早有防备,一个侧身闪了过去,反倒推了禹青一把。

    禹青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司空艳在禹青起身的空当,撒腿就跑。

    禹青紧跟着追了上来。

    只是禹青这些年养尊处优,且精神极差,哪是司空艳的对手。

    最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司空艳溜出了冷宫大门。

    公孙安见了禹青,想着皇兄此时应该还在忙,而且有人来消息说王妃和敏敏去了母后寝宫,他想了想,脚步也朝太后寝宫走去。

    只是到了太后寝宫,只见太后和敏敏祖孙二人其乐融融的玩耍,却不见司空艳。

    “母后,睿王妃呢。”

    “哦,睿王妃啊,刚才好像是说去冷宫见皇后去了。”太后浑不在意的说着。

    “糟糕,不好。”公孙安听了,心里咯噔一下,转身就往外跑。

    “皇奶奶,父王是怎么了,毛毛糙糙的。”敏敏撅起小嘴,甚为鄙视着自家的父王。

    太后愣了一下,紧接着开怀大笑,笑的眼泪都留了出来,将敏敏抱在怀中,这孩子实在是太可爱了,她感觉有这小人儿陪着,那颗冷寂的心仿佛都鲜活了许多,而且有这小人儿,自己的笑声是一次比一次多:“皇奶奶的小乖宝贝,真聪明啊,都会说四字成语了,还知道毛毛糙糙,还敢编排自己父王了,可真是的,不过,你们父王可不是,这么大年纪了,还毛毛糙糙。”

    敏敏扬起骄傲的小脑袋:“原来皇奶奶和敏敏想的一样,父王就是毛毛糙糙啊。”

    公孙安一刻不停歇的朝着冷宫跑了过去。

    他很害怕,要知道,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