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重生之王妃要上位伦家玄-第7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齐之桓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夺位。”公孙安冷冷的吐出两个字,为她的嘴里出现别的男人的名字感到极大的不高兴。

    司空艳了然,确实比起齐之桓要做的事情,自己的这些事情确实显得有些微不足道。

    司空艳默默的收起银票,茗楼不在了,有钱也算,反正开茗楼也是因为要赚钱。

    只是虽然这样,可是司空艳一路上一直对着公孙安冷着脸。

    而公孙安却不以为意。

    禹青坐在自己宫殿中的那张接待嫔妃的软榻上,面色狰狞的看着下手的人。

    “你说什么?有睿王的消息了。”

    “是。”那人有些懦懦的缩了缩肩膀。

    “他在哪。”

    “睿王正在回来的路上,而且他好像找见睿王妃了。”那人有些哆嗦的说完话,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

    “你说司空艳,她不是掉下悬崖死了吗?”

    “这个属下不知。”

    “不知,哼,贱人的命就是大。”

    禹青恶狠狠的说着,那神态让整个脸显得有些扭曲。

    “去带些人将那贱人除掉。”

    “这,,,。”

    “恩,你是不想听本宫的命令,难不成不想要那脖子上的东西了。”

    “属下不敢。”

    那人连忙跪下,冲禹青磕着头。

    “不敢就好,好不快去,记着做的隐蔽一些。”禹青听了那人的话,语气微微的缓了些。

    “那好属下这就去。”

    待那人走了,禹青冷哼一声。

    现在这宫里听她话的人是越来越少了。

    那贱人莫不以为生了儿子就可以爬上她皇后的头顶了吗?

    简直是做梦。

    别忘了她还有后台,她爹以前虽只是个太傅,可是别忘了很多年以前,他就已经是国丈了,那势力也早今非昔比,什么孩子,什么受宠,什么皇贵妃,我呸。

    禹青一人恶狠狠的想着。

    自从那贱人进了宫,皇上来的是越来越少。

    前段时间更是连来都不来,封了妃子还不够,居然还封了贱人做皇贵妃。

    看样子甚至有立那孩子做太子的打算。

    只是想踩在她禹青的头上,那不是在做梦吧,皇贵妃,最后只能会是笑话。

    宫里没有能用的人,没关系,她不是还有爹爹呢,像刚才那人不就是爹爹给的吗?

    只是自己的肚子,怎么就这么不争气呢。

    想到这里禹青的眼眸透露出一抹恶毒,都怪公孙杰,他不肯给她孩子,却给了那贱人的。

    还有公孙安,他负了她,他们都该死。

    还有那两个贱人,她不会放过她们的。

    想到这里,禹青哈哈大笑起来,她的脑海里甚至出现那两人惨死的模样。

    门外守着的彩蝶,听了禹青的笑容,浑身打了个冷站。

    这几年,皇后娘娘是越来越不像自己了,变得越来越癫狂了。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还昨天的那一更,小二还欠大家一更,明天争取也来个双更吧。

    是争取啊,呵呵尽量尽量。小二点头哈腰的看着亲们。


    第94章 桃花债


    司空艳一路上甚至连话都不愿意于公孙安多说。

    可是敏敏则是不一样,她对自己爹爹好几天不见根本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妥,除了刚开始离开的那两天有些闷闷不乐,这几天的情绪甚至称的上是高涨。

    只见一大一小的两张脸上,凑在一起不知道在窃窃私语些什么东西,马车里间或发出敏敏拍手高兴的声音。

    司空艳有些厌烦的别过了头,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不愧是亲生父女,虽然以前根本不曾见过,虽然敏敏现在也不知道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可是这并不妨碍两个人越来越亲近。

    她甚至感觉好像生气的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有的时候她对公孙安冷着脸,本想说句刺他的话,可是面对着敏敏疑惑不解的眼神,那话就怎么也说不出来。

    最后就只能化为尴尬敷衍的一笑。

    而敏敏小小的心里有些事情虽然不太懂,可是还是本能的感觉到,娘亲在生这个伯伯的气,可是伯伯对她那么好,她挺喜欢这个伯伯的,这个伯伯让她总是十分的亲近,虽然她没有自己的狐狸爹爹长得好。

    行程已经走了一半,司空艳不理会身边的一大一小,她只是看着窗外的风景,眼睛有些朦胧。

    秋叶落下,随着那微风打了几个悬然后落在地上。

    所到之处一片金黄的景象。

    这情景实在有些熟悉、

    好像那年离开的时候是这个样子。

    只是想不到时隔多年,她终究还是在一次路过这条路,看到同样的景色。

    只是人和事究竟有些不同了。

    她胡思乱想着,眼睛不由的看向那一大一小。

    只见公孙安手上拿着一块糕点,在引诱着敏敏。

    而敏敏则是双眼放光的看着公孙安手上的糕点。

    司空艳在扬着耳朵听着那两人在说着什么。

    “乖敏敏,叫句爹爹,叫爹爹,这糕点就给你吃。”

    敏敏虽然垂涎那块糕点,可依旧坚定的摇了摇头:“敏敏有爹爹,还有干爹,不能喊叔叔你爹爹了。”

    公孙安脸有些僵硬,而司空艳则是差点笑出了声。

    只是公孙安很快的调节好面部表情,眼睛转了转,重新露出一抹笑容:“那叫我父王好了,敏敏有爹爹,有干爹,肯定没有父王对不对。”

    敏敏歪着头思考了一会,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呀,父王。”

    司空艳满头黑线,这个傻女儿。

    而公孙安则不然,他十分激动的答了声是,那神情好像得到了什么至宝,那抱着敏敏的手伸直有些微微的颤抖。

    司空艳看到这个情景,不知怎么突然有些辛酸。

    同时也开始反思,这样对这一生的公孙安真的公平吗?毕竟前世他只是娶了自己,不喜欢自己罢了,其余的也并没有怎么亏欠过他,这个时代的男人大部分都是一样的。

    而这一世,他根本就不曾对不起过她,虽然这也是她努力的后果。

    司空艳叹了一口气,继续看着一大一小的互动。

    “父王,你是不是喜欢娘亲啊。”

    敏敏嘴里含着糕点,口齿不清的道。

    “是呀,父王的敏敏好聪明。”公孙安坦坦荡荡的说完,还在敏敏的小脸蛋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笑呵呵的模样,然后还看着司空艳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司空艳则是有些羞红了脸,不知怎么听到公孙安说是的时候,她的那颗心脏不受控制的跳快了许多。

    而这辆宽大的马车,也因为这些话,气氛融洽了许多。

    马车继续晃晃悠悠的走着,敬从在外赶着马车,听着马车内间或传来的欢声笑语,那嘴角也微微的勾起。

    只是在路过一片树林的时候,敬从的耳朵不由的竖起。

    这做林子实在太安静了,虽说是秋天,可是却周围却安静的好像连一个活物都没有,这实在太诡异了。

    拉着缰绳的敬从微微放慢了马车的速度。

    而公孙安感觉到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然后在侧耳听听车外的声音,眼角微微上挑,也感觉到了一丝不测。

    “敏敏和娘亲好好的呆在马车内,父王出去看看。”

    然后眼睛看向司空艳:“呆在马车里不要出去,也不要害怕,照顾好敏敏。”

    司空艳也感觉到了怪异,看着公孙安此时凝重的表情,点了点头,然后将敏敏搂在怀里。

    公孙安点点头,嘴角勾起,然后转身出了马车。

    “王爷。”

    公孙安点了点头,坐在敬从身边:“继续走。”

    然后一边漫不经心的和敬从聊着,一边细细注意着周围的情景。

    而马车内的司空艳的心也扑通扑通的跳着。

    此时的她有些为难,也大概想到是什么问题,不外乎是暗杀,刺客一类。

    只是这次与上次不同,上次那么多的人,那刺客都能挟持了自己,更何况这一次只有公孙安和敬从,司空艳开始担忧起来。

    只是在危及性命的情况下,她有空间,她大不了可以带着敏敏进去躲一躲,可是公孙安呢。

    她已经开始做最坏的打算。

    公孙安和敬从怎么办,至于空间,她是万万不能让公孙安知道,更不能将其暴露出来。

    先不说这件事有多么的惊世骇俗,这空间可是她的保命符,被人知道后,那肯定会保命不成,成催命,可是一想到公孙安很有可能,因为不敌有性命之危,她就有种窒息的感觉。

    就在司空艳胡斯乱想的时候。

    那几个刺客已经跳了出来。

    “呵呵,胆子不大,看样子也不像山匪来劫财的,说吧,谁让你们来的。”

    那为首的几个人,先是互看几眼:“上,目标马车内的那个女人,不留活口。”

    司空艳在马车里有些愕然,她没想到,这次的目标又是她。

    她甚至想,要不要先进马车里避一避。

    公孙安眼眸陡然暴虐:“不知死活。”

    然后掏出一枚信号弹,放入天空。

    那为首的黑衣人,脸色一僵:“不好,有援兵,速战速决。”

    然后便朝着公孙安的马车冲了过来。

    “敬从保护王妃郡主。”

    说着率先跳下马车,朝着群人冲去。

    就见一阵刀光剑影,因为命令只是要了司空艳的命,而万万不能伤了王爷,所以那群人对这公孙安则是手下留情。

    而公孙安则不然,几乎剑剑带血。

    而敬从也将马车护的紧紧的,他本来就是暗卫,武功更是话说。

    再加上公孙安信号弹放的及时,不一会那援兵就赶了过来。

    公孙安冷冷的收起剑,看着那一地的死伤。

    “死了的一把火烧了,把这几个活着的待回去,好好审审,万不可便宜了他们。”

    “是属下明白。”

    “退下吧,记着,可千万别让他们自尽了,下去吧。”

    这一场战斗解决的甚至不废什么力气,明显和上一次的人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只是究竟是何人要杀司空艳呢。

    公孙安皱着眉头,进了马车。

    “好了都解决了。”

    “是什么人?”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本王会给你个交代的。”

    “是吗?那五年前是谁。”

    “是,皇后娘娘。”公孙安坦荡的看着司空艳,感觉也没有瞒着的必要了。

    司空艳撇了撇嘴:“想着也是,那这一次十有j□j也是。”

    然后说完闷闷不乐,心有余悸的坐在一边,暗暗腹诽,都是这个男人的桃花债,可是不找他,却偏偏让自己来买单,这到底是个什么道理。

    只是敏敏的眼睛却瞪得溜溜圆,完全无视了此时自己娘亲的不满,以及刚才的担心。

    小小的人儿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亡。

    只是十分崇拜的看着公孙安。

    “父王将坏人都打跑了吗?”

    公孙安看到女儿,表情瞬间融化:“是啊,父王将坏人都打跑了。”

    “父王好厉害,父王是英雄吗?”

    公孙安咳了两声,看着敏敏期待的眼神,笑道:“是啊,父王是英雄,保护了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