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重生之王妃要上位伦家玄-第6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孟窬褪亲约禾焐目诵牵谒技茨翘稍诖采系娜硕淘蠛每吹牧成喜挥傻目甲偶逼鹄础

    要知道,他刚刚只是运动到一半,就被司空艳打扰了,现在这会自己正是浴火难耐的时候啊。

    于是狐狸憋出一抹讨好的笑容:“您喜欢呆就呆吧,只是时候有些不早了,敏敏还在等你呢。”

    “敏敏都已经睡着了。”司空艳不看商泽继续凉凉的说。

    商泽语塞:“那敏敏半夜起来找你怎么办。”

    司空艳不回答商泽的问题,只是继续吐出一句话:“十次。”

    商泽有些懵:“你说什么。”

    “我说十次。”

    “你打劫啊。”商泽脸色突变惊叫出声。

    “哦,不愿意啊,不愿意我就继续看我的至宝。”

    “好好,服了你了,我愿意,我愿意还不成吗?”

    商泽虽然黑着脸,但是还是点头答应。

    司空艳这才满意的站起身。

    要知道茗楼之所以名气这么大,就是靠三美时不时的露下面。

    她自己还好说,这几年吃的是空间里种的水果蔬菜,和的是哪个小湖里的水,虽然生过了孩子,也早过了双十年华,可是面色看起来依旧如十六岁少女一般。

    尤其是那皮肤,丝毫看不出瑕疵,甚至像上好的羊脂玉,细嫩富有光泽,还有那炯炯有神,黑白分明的大眼,殷红的嘴唇,有时候自己看镜子的时候,都免不了要臭美一番。

    只是在看这两只狐狸,自己和他们明显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了,商云还好说,毕竟也只是凡间的一直小狐狸,只是有了商泽,才有幸化为人形。

    要知道一般形容美艳过头的女子,就用三个字“狐狸精。”

    所以商云的样貌可想而知,那美貌中,又带了一丝不谙世事的天真有懵懂,可是那表情被她做出来,又带了丝天然的魅惑。

    只是茗楼中呼声最高的就要属商泽了。

    在这里司空艳小小的汗颜一下,原来不只是后世才有男男这种东西的存在,现在居然也有,所以每次商泽出来的时候,那呼声几乎可以说是最高的。

    只是每次商泽被她半利诱半逼迫的弄出去以后,回来的时候,脸上总是带着一抹厌恶。

    他实在忍受不了台下那些男人们贪婪的眼神,那些人的眼神总是让他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司空艳拍拍手,然后露出一抹得逞以后的笑容,看着商泽,拍拍她的肩膀,暧昧的朝着他挤了挤眼睛:“我还等着抱小狐狸呢,我看好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说着便一个闪身进了空间。

    商泽暗暗的翻了个白眼,刚刚走到帐篷门口,就听见身后又传来一句话。

    只见司空艳又进了空间:“记着要温柔啊。”

    说完奸笑一声在商泽发火前再一次闪身匆匆出了空间。

    商泽看着司空艳离开的地方满头黑线,在感觉这次真的没有人打扰以后,商泽才满含笑容的进了帐篷。

    商云看到商泽,依旧露出那抹温柔的笑容。

    “我来了,还可以继续吗?”商泽小心翼翼的问。

    商云十分娇羞的点了点头。

    商泽两眼放光的朝着商云扑了过去。

    两人彼此唇齿相依。

    商泽的手,直接探进商云身上覆盖的那一层薄被,直接摸到那凸起,开始不住的揉/捏起来。

    直将商云揉捏的娇喘连连。

    待商泽的另一手,伸到那幽谷的时候,感觉到那幽谷中已经湿润不堪,才慢慢的将早已没有了束缚的炙热慢慢的探进那温热的幽谷之中。

    思即的司空艳刚刚说的话,他的动作于往常有种说不出的温柔。

    而商云只感觉那炙热将她的幽谷塞得满满当当,一向腼腆矜持的她不由的也发出一声满足的闷哼声。

    商泽听到这声音感觉下腹的炙热有坚硬了几分,他感觉他的老二已经不受他的控制,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于是在不勉强,便开始大力涌动起来。

    一次过后,商泽仍嫌不过瘾,便央求商云与他一起化作兽形,开始律动起来。

    司空艳回到房间,想起刚才的一幕,面上不禁出现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中参杂着一丝苦涩。

    她内心微微的腹诽着:“秀恩爱,死的快。”

    她稍稍洗漱过后,小心翼翼的躺倒女儿的身边,看着睡梦中的敏敏,皱着个眉头,不由的哑然失笑。

    然后伸出手,慢慢的想抚平那眉头。

    “小小的孩子,怎么有这么多的烦恼,老是皱着个眉头,和他一样。”

    司空艳轻声呢喃到这里,不由的顿住,怎么好好的就想起他来了呢,然后又责怪的看着睡梦中的敏敏:“小坏蛋,为什么偏偏长的像那个人啊,难不成他的种子就这么的强大,小坏蛋。”

    司空艳轻声笑骂两声,钻进被子,将小小的人儿揽进怀里,然后慢慢进入梦乡。

    前方的大厅中,热闹喧嚣还在继续,午夜的繁华才进行了一半。

    而大殇中的睿王府,公孙安思索了许久,才物色好一个人,这人是他手下的一个侍郎,官位虽不高,但他看来,这人还算是个老实人,而且性子也很好,人也是仪表堂堂。

    公孙安不禁想将水芝许配给他的想法。

    他早已问过那个侍郎是否愿意,那侍郎也表示愿意。

    只是想到水芝的态度,他又有丝头疼。

    水芝对他的情谊他并不是不明白。

    只是明白又如何,他的心里只有他那个小猫似的王妃,更何况他的王妃现在正赌气不肯回家。

    他们说,她早已不在人世了,可是他不相信,他总有种预感,他的王妃一定好好的活在这世间的某处,她只是忘记要回家了,或者是,自己的犹疑让她伤心,她不愿意回家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一更小二正在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在十一点左右更新吧,亲们累了就早点休息,不要等小二了,明天再来看也是一样的。


    第76章 死人才让人放心


    他的心里更趋向于这个想法,他的猫咪生气了,不愿意回家了。

    春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公孙安的脸上,让他有种暖暖的感觉。

    公孙安想,他不能让他的王妃生气了,水芝的情谊,他并不是不明白,只是这情谊他不能接,纵然她对他有着救命之恩,他也不能接。

    他有预感,如果他接了那情谊,他的王妃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

    只是他有些烦恼,这种拉红线的事情,让他一个大男人怎么开口。

    正在这时,房门外传来阵阵敲门声。

    公孙安有些无奈扶额。

    不用想,他就知道,这个点这个时候,来的人估计也就只有那一个而已。

    “进来吧。”

    水芝袅袅婷婷的走进来,仿佛那天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或者她只是刻意的回避那剑事情。

    “公孙哥哥,药煎好了,趁热喝吧。”

    水芝将药放在桌子上,含情脉脉的看着公孙安。

    公孙安有些无力他定定的看了那碗药了好一会,直看得水芝内心忐忑不安,然后才温和的出声: “以后这药还是莫要煎了,我答应过你爹爹会好好照顾你,可不是让你来做小丫鬟的,你是这睿王府的客人,这煎药什么的怎么能然给你自己动手,以后这些活还是让丫鬟们来做吧。”

    水芝不可置信的看着公孙安,身形不可见的晃了一晃,那笑容更是勉强至极:“公孙哥哥说笑了,水芝只是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尤其是这药交给其他的人,水芝不放心。”

    公孙安的眼神陡然伶俐起来,水芝的内心不禁有些颤颤的。

    “哦,不放心,我们睿王府的人难不成连这点事情也做不好了吗,那要他们有什么用,还是?”

    水芝连连摆手:“水芝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只是,,。”水芝一时语塞,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急得是面色通红,那眼眸中就快要流出眼泪。

    看着水芝这个样子,公孙安也不好多说:“好了,你的心意本王知道了,无事就下去休息吧。”

    公孙安说完挥了挥手,示意水芝下去。

    可是水芝只是咬着嘴唇,一动不动,好像在下某种决心一般。

    公孙安等了半响,没有等到出去的脚步声,抬头一看,正看到水芝的表情,心中不由的一懵,不是他自恋,实在是水芝的表情给了他不好的猜想。

    果然,水芝好像鼓起莫大的勇气,准备开口时,公孙安正在头疼时,书房外又想起一阵脚步声。

    公孙安甚至等不及那人禀报,便赶忙说:“请进。”说完又有些讪讪的看了一眼水芝。

    只见水芝满脸懊恼的神色。

    而那人更是一脸狐疑,直接进了书房。

    “本王还有事要做,水芝先去休息吧。”

    水芝又一次咬了咬嘴唇,只能一脸无奈的下去了。

    公孙安待水芝下去,带上门,不可见的松了一口气,然后才淡淡的看向来人。

    “有何事。”

    “禀告王爷,皇后娘娘身边的大宫女彩蝶已经将当日的种种说了出来。”

    “哦是吗”公孙安面色晦暗不定,其实说不说,对他而言早已不是那么重要,当日的种种,他的心中早已有数,而且种种迹象也表明是皇后的做的,他要的只是最后一个证据,最后可以让皇后哑口无言,不能辩解的证据而已。

    “还有什么事情吗?”公孙安一下一下敲着桌子。

    “王爷,听说最近在大殇和大齐的交界出,人称销金窟的那座边陲小城,有人听说,有絮语花的出现。”

    “哦!”听到这个消息,公孙安的面上露出一丝欣喜的表情。

    这腿日日夜夜的疼痛,他视这疼痛为惩罚,如果不是太医说,如果这腿在没有办法治疗的话,只能据掉。

    太医的话不禁让他想象了一下自己没有双腿的模样,他想,如果他真的没有腿的话,估计他的王妃即便回来了,难保不会嫌弃他。

    想到这里,公孙安不禁捏了捏自己的腿,然后便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安排行程,两天后出发。”

    “是,奴才现在就去准备。”

    公孙安待人走后,拿出那副被他珍重锁在抽屉里的画,有些痴痴的看着画中人,轻声呢喃着:“等着我,等我好了后,用这双腿,走遍大江南北,也定要带你回家。”

    夜间,皇宫里依旧是灯火通明的模样。

    禹青腰身挺得直直的坐在榻上,依旧是皇后的深红色宫装,只是她面色青白,那红色映衬的她的脸色更加难看。

    “皇上呢?”禹青恶狠狠的问着身边的彩蝶。

    彩蝶的身子不可见的抖了一抖,有些糯糯的回答:“淑妃娘娘说大皇子病了,请皇上过去看看。”

    禹青狠狠捏着衣角,那手掌因为用力已经有了发白的迹象。

    “贱人,莫不是因为生了个大皇子,就不把本宫放在眼中不成了。“然后在看向彩蝶:“愣着做什么,还不给本宫倒杯茶。”

    彩蝶不敢回答,只是低着头默默的去给禹青到茶水。

    禹青结果彩蝶的水,尝了一口,忽然勃然大怒,将水杯狠狠砸向彩蝶:“你个废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