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重生之王妃要上位伦家玄-第5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小人儿听了十分赞同的点了点头:“恩。”

    司空艳看着一大一小的人儿,有些无语。

    “敏敏去玩会,干爹和娘有事相谈,敏敏先自己去玩,干爹给敏敏带了许多礼物,敏敏快去看。”

    “真的吗?那敏敏先去看礼物,过会来找干爹。”然后丝毫不留恋,飞快的跑去看自己的礼物。

    春日的早晨还带了丝凉风,司空艳不由的打了个冷颤。

    “走我们去大厅说吧。”

    “恩好。”

    到了大厅,司空艳先是为齐之桓和自己泡了一杯姜茶,才问道:“今天四皇子不知有何贵干。”

    齐之桓并不回答,只是左右看着:“你夫君呢?”

    司空艳怔了下:“哦,他和老二去踏青了。”

    齐之桓听了眉头不由的皱了皱:“他们去踏青了,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这有什么,谁让他们感情好呢,我也乐得清静。”司空艳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在意的说。

    齐之桓有些语塞:“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你当初还不如嫁给我来的好,最起码,本皇子对你挺敢兴趣的,也挺喜欢敏敏的。“司空艳白了齐之桓一眼:”你,还是算了,嫁给你做你小妾,我脑子又没毛病,挺着个大肚子,嫁给大齐备受宠爱的四皇子,那是我疯了以后才能干出来的事。““恩,你说的也对,所以你才嫁给这个人,而且人家还有喜欢的女人,你只是为了占个正妻之位。“齐之桓说话间微微带了丝嘲讽,只是那眼眸间带了些许的落寞。

    “知我者莫过于之桓啊,哎谁让我看见美男路就走不动了呢,更何况这还是个有钱的,父母双亡的美男,又不介意我大着肚子,还娶我做正妻,我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大好机会呢。”司空艳说着还十分感叹的拍了拍齐之桓的胳膊。

    齐之桓有些嫌弃的往边上移了移:“那你夫君的二房呢。”

    “额,不都说了,这种事情本来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个小小的瑕疵,本,,本夫人也就不在意了,再说老二和夫君气味相投,青梅竹马,感情深厚,她都不介意,我说介意那就显的有些矫情了,三个人的生活还是十分和美的,你这种后院永远都不平静的人是不会懂的。”司空艳说完还叹息一声,似乎为齐之桓惋惜。

    齐之桓翻了个白眼:“算了,我们换个话题吧,当年我明明看到你跳下悬崖,而且我们悬崖半腰处还有专人在接应,可是后来听他们说根本就没有看到你,这是怎么回事,而且我在半路上看到你的时候,你身体十分完好,那么高的悬崖,我们人没有看到你接住你,你应该掉下悬崖,就是不死也像,,,。”齐之桓说道这里陡然停住。

    看到司空艳疑惑的眼神,齐之桓立马转了个弯:“就算不死也缺胳膊少腿的,可是你呢,明显没有任何跳崖的症状,你可否给个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本皇子百思不得其解,疑惑的很。”

    司空艳有些无奈,心想,又来了,几乎每隔上几个月,齐之桓就要来问下这个问题。

    她总不能说,她有个神奇的空间,她跳下的时候就一个闪身进了空间,然后一脚将同住在空间里的好伙伴,也就是现在她名义上的丈夫,名叫商泽,虽然看起来是个美男,其实是只狐狸的东西踢了出去,而且这狐狸还不是一般的狐狸,那是狐仙级别的物种,在怎么着也不可能摔死。

    司空艳想了想,决定在把以前对齐之桓说的话拿出来说一边,这话她说了都快有十来遍了,根本不用思考,几乎都能背了下来。

    “你烦死人了,不是都说了,人品问题吗?我跳下来的时候刚好那有颗树就刚好落在那树上,至于你的人为什么没有看到我,那可能是因为我下落的速度太快你的人眼神不好,没看见而已。”

    司空艳说完,还以十分真诚的目光看向齐之桓。

    齐之桓则回以十分不信任的眼光,那眼光直接的表露出他的意思,那意思就是:“编吧,你就尽情编吧。”

    司空艳恼羞成怒:“你还好意思说,你居然听了禹青那贱人的话,想杀我,还在我脖子上隔了一下,这会还在问我为什么没有被摔死,或者被摔的缺胳膊少腿。“齐之桓有瞬间尴尬,只是瞬间又理直气壮起来:“我不是没把你怎么样啊,不对,本来就没想把你怎么样,那不是在半山腰做好防护措施了吗,而且本来我们不管公孙安选的是谁,我要的都是大殇的皇后娘娘,你也就是顺带的,我虽然是个四皇子,但是也穷啊,搞点副业而已,谁知道你居然直接跳下来了,你可真够舍己为人的,还害的我损失好几个人,而且大殇的那个皇后娘娘也没有抓到,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司空艳有瞬间愣神,随后反应过来,直接抄起凳子:“你大爷的,顺带的,舍己为人,还赔了夫人又折兵。”

    说完就朝着齐之桓砸去。

    齐之桓连忙闪开:“注意形象,好歹是茗楼三美。”

    “注意个你个大爷的,美你个鬼。”司空艳十分愤恨的追着齐之桓。

    齐之桓看着那朝自己一下下砸来的凳子,一边躲闪着,一边笑着,只是很快的他就笑不出来了,他的眼睛被一团雪白吸引住了,然后那躲闪的身形停了下来。

    结果肩膀处就是一阵钝痛。

    司空艳看果然砸到了,有些不可置信。

    “你怎么不闪了。”

    只见齐之桓软软的准确无误的倒在椅子上,然后倚靠在桌子上,嘴里哼唧着:“疼。”

    司空艳连忙放下凳子,跑过去,俯□,有些担忧的问:“真砸到了?你怎么不闪了呢?”

    因为俯□,那刚才打闹间有些松开的衣领露出的雪白一片,此时更显的雄伟壮观。

    齐之桓不说话,继续哼唧着疼,只是那眼睛盯着那雪白雄伟的山峰一眨不眨。

    司空艳有些紧张,急忙的掏出一盒药膏,要知道这药膏虽是扑通的药膏,但是她加了空间里那湖水,对治疗外伤,消炎止痛有着不可思议的疗效。

    只是当她触及到齐之桓的眼睛,顺着那眼睛看到他所看的地方,眼睛危险的眯起。

    她的手紧握成拳,迅速的朝着齐之桓刚才被砸的地方狠狠的锤了一拳,然后直起身子,慢条斯理的整理好衣服。

    而齐之桓被突如其来的这一下,直接喊了出来,这声音有疼的,还有做贼心虚的。

    “好看吗?”

    司空艳阴沉沉的问。

    “就那个样。”齐之桓装出不在意的模样。

    “那你还看。”

    “你不是也看过我的吗?不但看了,还摸了好几把。”齐之桓有些不满意道。

    司空艳掩饰的咳了一声:“我不是以为你是女的吗,摸也摸了你要怎么办,摸回来吗,再说都好几年前的事了?”

    齐之桓好似考虑了一下,然后居然点了点头:“那也行。”

    司空艳挺了挺胸,咬牙切齿道:“你真要摸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吼吼,妖孽来了,哈哈。

    ‘

    亲们过年衣服准备了吗?年货准备了吗?有没有聚会啊,荷包还鼓着吗?

    小二的荷包已经不鼓了,哭,,,,,,,

    第70章 情根深种(28请假一天具体看文案下方)


    齐之桓反问:“你说呢。”

    司空艳阴沉沉的说:“那你试试看啊。”说着便朝齐之桓靠了过去,只是面上的表情略微的狰狞。

    “试试就试试。”齐之桓说着,那手就朝着司空艳胸上的位置伸了过去。

    司空艳一把挥开他的手,语气鄙夷:“猥琐。”

    齐之桓无辜:“是你让我摸的,再说本皇子还不乐意呢,虽然对你有些小兴趣,只是奈何佳人已成妇人,而且还是二婚。”

    司空艳冷冷的看着齐之桓:“在我没有发飙之前,奉劝一句,您还是离开的好,呆会可能朝您砸来的就不是凳子了,一不小心砸死了殿下你,本老鸨难得陪条命,实在不值。”

    齐之桓摊摊手:“好吧,既然你这么不待见本皇子,本皇子还是走的好,只是想想,你我二人做对鬼夫妻,也还是不错的。”说完便嘴角含笑,手背在背后,踱步出了大厅。

    只留下倍感好笑的司空艳摇了摇头。

    当年司空艳从悬崖跳下,因为早就有思想准备,所以在落下的那一瞬间,就闪身进了空间。

    在那空间里面足足呆了七天才出去。

    好在空间内准备的十分充足,什么也都不缺,她真有些乐不思蜀的意思,除了那两只你侬我侬的狐狸有些碍眼以外。

    只是正当她刚出了空间,一身男装,手拿果子,在一条不知道通向哪的羊肠小道是慢悠悠的走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了马蹄声,然后她就看到了齐之桓。

    她还记得齐之桓当时的样子。

    一身粉衣骑着白马,面色如玉,唇色似桃花,美极了也骚包极了,他看到自己好像有些松了口气。

    在然后,天大地大却不知道该去哪的她,就被齐之桓带到了大齐与大殇的交界之处,在这所充满**的地方,开了一家青楼,成了青楼的老鸨。

    而同时她也发现她有了身孕,算算日子,就是在她和公孙安在路上的时候怀上的。

    曾经的无数次,她的脚步都停留在医馆门口,每当迈出一只脚的时候,而另一脚去死活迈不进去。

    最后,她想还是算了,这孩子来的挺是时候的,虽然世道艰难,但是她必会给她一个安身之所,现在的她离开了爹娘,唯一的伙伴也早就有异性没人性了,哦不对,那货本来就不是人,每天看着两只狐狸在那里卿卿我我的,着实有些腻歪。

    既然没有再嫁的意思,那么留个孩子还是很有必要的,她实在不相信以后狐狸会给她养老送终。

    可是这世道,虽说这里是j□j,可是一个挺着肚子的女人做事还是十分不方便的。

    这时候,就体现出狐狸的好处了。

    于是司空艳有了个长得十分妖孽的丈夫,而狐狸又时时刻刻与他家小母狐狸分不开,而那只母狐狸,也不知被商泽喂了什么,也神奇的化形了,只是化形还不是很熟练,话也不会说,于是她的丈夫就有了一个长得十分娇媚,眉眼处却十分温柔的二房。

    司空艳想到这里,不由的揉了揉头角,不过幸亏当时吧商泽给拉了出来,而商云也就是那只小母狐狸,更是不懂也不在乎人间的什么规矩,在加上那两只狐狸的容貌着实出挑,所以被司空艳拉来做了花魁,只用每个月露露脸就行。

    在化为魂魄的百年间,司空艳几乎一直呆在青楼中,而看的多了,自然也会做了,在和狐狸商量后,于是茗楼成立了。

    只是秉持着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在茗楼里,卖身都是自愿的,不想卖身卖艺也是可以的,姑娘们也只是签了契约,如果哪天想走了,可以随时的赎身,而司空艳则是将百年里所看的,都放进了自己的茗楼之内,而茗楼之内,每天只接待一百位客人,只少不多,令每个前来的人都惊诧不已,在加上狐狸等物种的容貌,茗楼的名气一日大过一日。

    想到这里,司空艳不禁出门,四处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内心微微的有些感叹,看来自己还真的适合干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