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29书城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我的美母教师 | 乡村精品合集 | 乡村活寡 | 乡村欲爱 | 乡村春潮 | 乡村花医 | 欲望乡村(未删) | 乡村艳福 | 乡村春事 | 人妻四部曲

重生之王妃要上位伦家玄-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感觉。

    果然,一会就来了几个老嬷嬷,说是丫鬟犯了错,被打了板子,需要休养几天,这几天就由她们照顾她。

    说是照顾她,那几个老嬷嬷,却在她房间里磕了一夜的瓜子,对自己的吩咐都置之不理。

    尤其一大早就听书王爷带着王妃进宫去了。

    她想着,这是一个好机会。

    于是她换上了王爷赏给她的衣裳,等着王爷的归来,想着王爷每次看到她穿这件衣服,神态都会十分宠溺,她想,她今天穿成这样,王爷看到一定会高兴的。

    而等看到王爷的那两个通房的时候,更是站在她们的前面,好像一个等待丈夫归家的妻子。

    她想等王爷第一时间进来,就迎接上去。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王爷进来之后,根本看都未看自己一眼,就直接走了。

    她的心里还有些窃喜,肯定是王妃得罪王爷了。

    而等到王妃下来,她原本还想炫耀一番,谁知,司空艳只是看着自己,面色阴沉的不发一眼。

    那眼神不禁让她有种毛毛的感觉,她突然就想起了司空艳那天在她身上乱摸,乱掐,还捂着自己的口鼻,想捂死自己,还有轻飘飘的就离间了她和自己的丫鬟,将她们打了一顿,现在还没有起来。

    她有些暗恨自己,这王妃是个变态,怎么自己就忘了呢。

    司空艳被卜灵的一声唤回了心神,看看打扮的如同人家富贵花的卜灵,不禁有些好笑,赝品就是赝品,永远也变不成真的,就是那人的那份气度,这个孤女她就学不来。

    司空艳不禁笑了,那笑容怎么看,怎么诡异,笑的卜灵与后面两位通房,浑身发颤:“哦是灵儿姑娘啊,你和我们王爷的两个通房在干什么呢。”

    卜灵行了个礼:“ 我在这里等着公孙哥哥和王妃姐姐回府。”

    “哦,姑娘有心了,只是以后还是莫要来了,知道的说妹妹有心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妹妹是我家王爷的通房呢,毁了王爷的名声不说,也毁了妹妹的名节,要知道,就算是王府的通房,也是有要求的。”

    卜灵听了,身形不禁晃了一晃。

    “灵儿姑娘,还是先回去吧,明个我就请府中的嬷嬷好好教教姑娘一些正经人家该学的礼仪。”说着挥了挥手,示意卜灵和那两个通房退下。

    那两个通房见了个礼便退下了 ,只是卜灵还心有不甘,她觉得司空艳的话,句句的刺着自己的内心,什么叫正经人家该学的礼仪,她的潜在意思不就是说自己不正经吗?

    “姑娘还不走吗,还有事情吗?”

    “没了。”卜灵就算在心有不甘,最后还是扭身回房。

    司空艳的眼神有些暗了暗,她现在实在没有心情跟卜灵闲扯,目前最重要的是公孙安。

    想到这里,司空艳迅速回房,屏退身旁的丫鬟,一个闪身进了空间。

    狐狸已经梳洗好,那杂乱的毛发也恢复如初,它正在懒洋洋翻着肚皮晒着太阳。

    司空艳迅速的走到湖边,狠狠的喝了几口湖水,然后跳进去洗了澡。

    果然她感觉自己的体态更加轻盈,那皮肤好似上好的丝绸。

    然后也不理惊诧中的某狐狸,穿上衣服,又一个闪身的出了空间。

    被忽视的狐狸一脸的茫然,暗骂一句神经病,不害臊,在男同胞面前随便脱衣服,虽然自己是狐狸,但也是男的,太看不起男狐狸了,但是司空艳早已经出了空间,它说再多,那女流氓也听不见,想了想,然后又翻起肚皮晒着太阳。

    司空艳翻了好久的衣柜,才找到了一件乳云纱对襟衣裳,想了想又吩咐厨房烧些王爷喜欢吃的小菜。

    然后直奔公孙安的厨房。

    “王爷,您在吗?”

    过了许久,才传来公孙安的声音。

    “进来吧。”

    司空艳提着手中的篮子,直接推门进去,直奔书桌前的公孙安,目不斜视的看着公孙安。


    第25章 男人这种生物


    “王爷,是不是有些饿了,刚刚在母后的宫里,我看您好像没有吃太多,回来以后赶忙吩咐厨房给您做了些清淡的小菜,王爷快看看,喜不喜欢吃。”说话间带着女孩间的娇羞,以及一丝想受到表扬亦或重视的渴望。

    公孙安原本有些阴沉的脸,在听到这关切的言语,缓和了不少。

    “劳烦爱妃了。”

    “王爷说的什么话,这是臣妾应该的。”司空艳说着,将篮子里的东西一样样的拿出来,为公孙安摆好,坐在他的对面,双眸亮晶晶的看着他。

    公孙安看了桌上的菜肴,果真是他喜欢吃的,心中不禁有些欣喜。

    “王妃也吃些吧。”

    “不了,刚才在母后的宫中,臣妾吃的好撑啊。”说罢还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

    公孙安被她的动作不禁逗笑了,那阴霾好像被一扫而光,而此时也感觉自己确实有些饿了,便动起了筷子。

    待吃的几口,公孙安终是无奈的放下筷子,看着对面那囧囧有神盯着自己的王妃。

    “王妃为何一直盯着本王,难不成本王的脸上有什么东西不成。”说罢还不自在的摸了摸脸。

    “没有啊,王爷脸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司空艳十分认真的摇了摇头。

    “那你为何一直盯着本王。”

    “因为王爷好看啊,而且臣妾喜欢王爷,更喜欢看王爷啊。”直白的话,被司空艳理直气壮的说出来,好像就本该如此一样。

    只是公孙安注意到,司空艳说完这话,虽然看似依旧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但是她的眼神却有一些躲闪,而且脸色也有些发红。

    公孙安一时无语,对着那双大睁着看着自己的星眸,胸膛处的那颗心,好像受了极大的震撼,那么剧烈的跳动着。

    公孙安感觉在那澄明的目光中,自己的脸好像有些微微的发红。

    “咦,王爷,赶紧吃啊,怎么不吃了。”司空艳一脸关怀。

    “是单纯的因为本王好看喜欢本王吗?”思即某些事情,公孙安不由的问了出来。

    司空艳有些诧异,她事先想过自己与公孙安的对话,她将自己的说辞都一一备好,她的目的很明确。

    公孙安此时肯定心情不好,正是她好好表现的时候,男人不就是那回事,看似庞然,具有侵略性,其实最好面子,最享受被人崇拜的滋味,他们恨不得全天下的女人都拜倒在他的裤裆底下。

    而司空艳今天要做的就是扮演成一个已经拜倒在公孙安裤裆之下的女人。

    只是公孙安好似无意间说出来的话,不在她的预料范围,所以她一时有些懵了。

    待她反应过来,感觉公孙安的身上那被压住的戾气又再度浓烈起来,司空艳连忙做出一副惊诧的表情。

    “王爷,您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喜欢的是王爷这个人,臣妾的夫君,臣妾的天,无关王爷的模样,无关王爷的地位,就只是王爷。”司空艳一副泫然若泣的模样,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公孙安被司空艳的话惊住了,那浓烈的戾气再次消散不见。

    公孙安看着那鼻头已经渐渐的红了的女人,无法,只得站起身来,走过去将她拥入怀中。

    “好了,莫哭,是本王错了。”

    “当然是王爷错了,臣妾怎么会有错。”一副蛮不讲理的模样。

    “好好好,爱妃永远都是对的。”

    说了这句话,那炸毛的小猫儿好像瞬间安静下来。

    公孙安有些好笑,他的王妃果真是小孩子心性呢。

    “那王爷喜不喜欢我。”司空艳在公孙安的怀里闷闷的问。

    公孙安无言,他本来可以轻易的说出喜欢那两个字,可是当他触及到那纯真的目光的时候,那两个字却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喜欢啊,当然喜欢,可是这种喜欢就好像主人喜欢宠物一般的喜欢。

    听不到公孙安的回答,司空艳有些不满:“王爷喜不喜欢我,到底喜不喜欢,我们以后会不会和皇上皇后那样恩爱呀。”看似无心的话,却让公孙安的心迅速的凉了起来。

    那过往的记忆走马观花的在他的脑海中回想。

    慢慢的他的眼睛开始变的赤红。

    “王爷你怎么了。”司空艳摇摇公孙安的胳膊。

    公孙安低头看向怀里的女人,眼神幽暗。

    那神情,让司空艳没来由的发怵。

    难不成是刺激过头了。

    突然公孙安一把将桌上的碗碟扫在地上,那噼噼啪啪的声音,听得人心惊。

    外面的仆人以为书房出了什么大事,刚敲了敲门,就被公孙安一个滚,吓得走出老远。

    司空艳看到公孙安的反应,内心不禁有些惴惴的。

    这难道是要变身的前奏,自己来是勾引他的,怎么好好的他就成了这个模样,他莫不是要打她,应该不会吧,王爷应该不会打女人吧。

    某人完全忘记了就在昨天,她还被某个王爷脱了裤子打屁股。

    司空艳不禁有些后悔,好好勾引就行了,干嘛嘴贱要提皇上皇后呀。

    正在胡思乱想间,司空艳突的一下被公孙安抱了起来,一把坐在书桌上。

    “说,你喜欢本王对不对。”

    司空艳默默的扫了一眼那在地上已经摔成碎片的碗碟,嘴比大脑更快的反应过来立马答道:“当然臣妾喜欢王爷,很喜欢。”

    公孙安的眼神幽静的看着她,好像要将她看透一般。

    司空艳努力的让自己的眼神更加真挚一点。

    “好本王信你。”

    说着眼神幽暗的从司空艳的脸庞扫到胸上。

    带看到脖子上的那根红绳的时候,不由的问出来:“那跟红绳是什么东西。”

    “啊,你说这个嘛?”司空艳将绑在红绳下的玉扳指从胸口掏出来。

    “王爷说这个是御赐之物,不可以丢,还有大用处,臣妾都记得,所以找了根绳子,将它记在脖子上,可是又觉得这样很傻,所以就放进衣服里了。”司空艳解释的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感觉有股杀气朝她扑来。

    她的内心不禁有些泪流满面,这都是什么事情啊,勾引王爷原来是有风险的。

    “哦,王妃可真听本王的话呢。”不待一丝感情的声音,让司空艳再次不禁抖了抖。

    “那是当然,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猴子满山跑吗,嘿嘿。”司空艳硬着头皮说。

    “本王的王妃真的很喜欢说笑啊。”说着一把将司空艳绑在脖子上的玉扳指拽掉,正准备扔的时候被司空艳拦住。

    “王爷,那是御赐之物。”司空艳来不及感受脖子上传来的火辣辣的感觉,赶忙拦住公孙安。

    公孙安想了想,将那玉扳指放在司空艳旁边的书桌上。

    带悬的心放下来以后,司空艳不禁摸了摸脖子,除了有些火辣辣的感觉以外,好像并没有破皮。

    虽然这样,但是内心里还是忍不住怒骂公孙安一句混蛋,紧接着便是各种问候公孙家族的祖宗十八代。

    这是这边她还没有将公孙家族的祖宗十八代问完,就感觉胸口一凉。

    而她精心挑选的衣裳,已经霎时被分离,和那吃了一半饭菜与碎了的碗碟来了个近距离的接触。

    司空艳甚至还来不及为自己的衣服哀悼。

    就感觉胸口一阵刺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5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